云軒閣 > 恐怖推理 > 美人祭 > 34藍色妖姬
    一秒記住【云軒閣 www.ogekek.com.cn】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www.ogekek.com.cn,最快更新美人祭最新章節!

    天氣悶得很,卻不見一滴雨。但是我知道,風雨很快就會降臨,現在不過是在醞釀之中罷了。

    “嘀鈴鈴——”我的手機響了,我一看是老鐵打來的。

    “怎么了,老鐵?”老鐵的聲音很急。

    “老叔出事了。”

    “什么?你在那兒?”

    “我是接到了別人的電話,現在準備去鄉下。”

    “胖子,趕緊去后山。”

    看我如此緊張,胖子連忙問道:“出什么事情了?”

    “現在還不清楚,但是老叔出事了。快走。”

    我們加快速度,等我們感到后山的時候卻沒有見到老叔的身影。

    “人呢?”這個時候電話再一次的響了起來。

    “小琰,老叔送到醫院了,我現在在醫院。”

    我聽了連忙上車,準備走。

    “怎么回事?”

    “老鐵先我們一步,老叔在縣里的醫院。”

    “怎么會有血?”

    胖子發現地上有一串新鮮的血跡,血跡還沒有干看來時間不長。

    看到那紅彤彤的血,我的神經更加緊張了。

    “快走啊,還發什么愣。”

    醫院里彌漫著消毒水的味道,非常的刺鼻。

    “怎么樣了?”

    老鐵坐在醫院的走廊里面。

    醫院里面空蕩蕩的,那光似乎也被束縛在走廊外的鐵窗上。遠遠的只覺得窗外的世界刺眼的明亮,走廊里卻是黑暗暗一條。

    “小琰,對不起。”老鐵的話中中透出一股絕望,這讓我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什么意思?”雖然我的心里已經有了數,但還是不死心。

    “老叔死了。”

    這樣的回答猶如晴天霹靂。

    我突然覺得整個世界都掉進了水庫里一樣,耳畔只有巨大的灌水樣的響聲,其他的聲音都被屏蔽在水面以外了。

    我一個踉蹌險些跌倒,是胖子一把拉住了我。

    “這個消息需要封鎖,老鐵人不在這里。”

    “人呢?”

    “人在太平間,因為兇手手法太過殘忍,怕造成惡劣影響,所以暫時沒有聲張而是封鎖了消息。”

    “那你讓我來醫院看什么?”我突然覺得被耍了一樣。

    “我,我怕你承受不住。”

    略帶諷刺的回答,但背后也有他的良苦用心存在。

    我沉默了良久,站起來說:“我不會有事,我也不會讓自己有事。因為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老叔在這世上已經一個親人也沒有,而且深居簡出從不與人為敵。是什么樣的人會對這樣的一個老人下手?

    在太平間我們見到了老叔。

    可能是太平間的工作人員已經率先處理過的原因,我沒有見到老鐵所說的“手法殘忍”。

    去拉白布的手有些顫抖。此時此刻,那層薄薄的白布猶如冥河上漂浮的白冰,它所掩蓋的是亡靈。

    眼睛閉了起來,手機械地拉開白布。

    睜開眼睛看見了一張熟悉而又飽經風霜的臉。

    他皮膚黝黑,臉上的肌肉像是被刀刻的木雕一樣,堅硬而又輪廓鮮明。

    似乎沒有什么特殊的表情,就像是睡著了,只是略帶僵硬。

    我瞥了一眼,左下方的白布有拳頭大小的地方凸出來。

    “小琰——”老鐵喊話似乎想說些什么。

    我已經把白布完全打開了。

    眼前的一幕讓我驚得目瞪口呆。

    那一剎那有很多奇怪的感覺匯聚,比如:驚訝、恐懼、震撼。

    老叔的上身赤裸著,心臟所在的位置長了一朵藍色的玫瑰花。

    藍色妖姬,沒錯的,是它。

    用一朵花來殺人,這就是他們口中的手法殘忍。不僅覺得不可思議更加覺得莫名奇妙。

    那花開得很好,幽幽地閃耀著深藍色的光,穩穩地長在他心臟所在的上方。

    “法醫說他的心臟不見了。”

    “老鐵,你沒有聽錯吧。”胖子感到疑問。

    “沒有。”

    這個時候一個穿著白色大褂的人進來,應該是法醫。

    “請問誰是死者家屬?”問話的是一個女人。

    我抬頭,是一個約莫二十幾歲的年輕法醫。

    “是我。”我說。

    “有些情況我簡單跟你說下吧。”

    雖然眼前的女孩很年輕,但是那種鎮定卻異于常人。或許這就是專業吧。

    從她的基本敘述中我了解到,老叔沒有外傷,死法很奇怪,因為被挖空了心臟。

    沒有外傷,心臟卻不見了,這在邏輯上說不過去。難道是他自己把心臟從嘴里吐出去了嗎?

    這簡直荒謬。

    或許原因和那朵花有關。

    具體的原因他們還在查,但是對于那朵奇怪的花他們目前還沒有準確的回答。

    整個人像是被抽空了一半,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的家。

    只覺得腦子嗡嗡的,被世界隔絕了一樣。

    回到家躺在沙發上我不知不覺睡著了。

    “哎,還沒吃飯呢。”胖子說。

    老鐵拉住胖子走出去說:“算了,讓他睡吧。”

    “現在這事情要怎么辦?”

    “我覺得是不是得通知外婆他們。”

    “我也覺得有必要,小琰這樣下去會撐不住的。”

    “走,到我家去說,讓小琰好好休息一下。”

    他們把門關上,腳步聲愈來愈遠。

    而不久以后,一個很輕的腳步卻越來越近了。

    那是一種香氣,一種濃郁而芬芳的味道,讓人迷戀。

    我的眼前出現了一個身影,一個穿著深藍色裙子的女人。

    我看不見她的臉,卻覺得她在對我笑。她不停地旋轉、起舞。

    裙舞飛揚猶如天女散花,簡直美極了。在她飛起來的時候,我卻發現她裙子的下面是沒有腳的。

    我不敢抬頭去迎接她的眼神,我運用我的意識努力的奔跑著。我似乎能搞到她在追著我跑,像是狂風一般呼叫、嘶吼著。

    我掙扎著從夢中醒來,一抹額頭一頭的冷汗。

    原來是一場噩夢。

    頭暈得很,我坐起來讓自己回回神。

    “小琰,你怎么樣?”胖子他們回來了。

    胖子的臉色很難看,鐵著臉灰青色。

    “怎么了?”

    胖子看著我說,:“小琰,事情來得突然,你可一定要撐住。”

    胖子一時間吞吞吐吐的,讓我覺得不耐煩。

    “有話說,有屁放,哪來那么多事。”我沒好氣的說。

    “外婆他們失聯了。”

    “你說什么?”這個消息來得太突然,猶如晴天霹靂。

    “她明明在舅舅那兒呆的好好的,什么叫失聯?”我一下子沖到胖子面前,抓住他的衣服。

    老鐵見我太過激動,連忙勸著。

    “你先不要激動,事情或許還沒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

    “那是有多糟糕?你說啊!”接二連三的打擊讓我情緒完全失控。

    “就是憑空消失了一樣,我爺爺也不見了。這其中也包括你舅舅一家。”

    我一下子慌了神,連忙打電話給舅舅家。

    可是接電話的卻是一個陌生人。

    “你好,請問你找那位?”

    “你是誰?為什么你會在我舅舅的家里面。”我反問道。

    “你是殷琰嗎?”

    對方竟然準確的報出了我的名字。

    “我們本來正打算聯系您的,你舅舅一家失蹤了,我們警方正在全力搜查。”

    我一下子覺得無力,松開了電話,那里面的聲音變得雜亂而細小。

    “喂喂——”

    老鐵去接了電話,而我的腦子一片空白,只覺得眼前的天是黑的。

    或許我該去查清楚的。

    “胖子、老鐵,我想去趟后山給老叔收拾一下準備后事。”

    “好。”

    我們三人開了車去了后山。

    夜晚的鄉村路上,一輛孤獨的皮卡車在公路上黑色的猶如一片葉子在水流中顛簸。

    沒有人的屋子顯得格外的空,老叔才走了幾天,后山就猶如鬼屋一般凄涼。

    “你看那是什么?”

    順著老鐵指的方向,竹林深處的流水里有一片銀的的亮光。

    “大驚小怪的,月亮唄。”胖子回復道。

    “不太像啊,月亮沒那么亮啊。”

    那銀色的亮光非常耀眼,反射在竹葉上能照出一股青色。

    “去看看,什么東西。”

    不知怎么,在靠近水池的那一剎那,那個多月前的幻覺又出現了——水中有一張孩子的臉。

    我下意識的把手縮了回來。

    “怎么了,小琰?”

    我不想讓胖子他們覺得我膽怯了,就掩飾過去了。

    “沒什么,有點冷。”

    “冷嗎,沒覺得啊?”

    那片銀色的光非常聚集,漂在水面上。

    “好像是個什么東西。”

    “真的好像是個東西漂著。”

    “該不是什么夜游生物吧。”

    “不太像。”

    我們三人在揣測著。

    “你管他什么東西呢,先打撈上來再說。”

    “我來找個竹竿子。”

    胖子找了一個三四米的長竹竿伸過去撈。

    也就是奇了怪了,竹竿明明就伸進那片光亮就是什么東西也撈不上來。

    “是不是哪兒的反光啊?”

    “可是看上去好像有一層布一樣的東西。”

    我靈機一動說:“老叔,如果你在天有靈給我們一些提示,我們一定會把害你的兇手繩之以法的。”

    說來也怪了,那水中像是有魚嬉戲的聲音一樣。

    胖子自己都沒留神,竹竿出水的時候一個東西掛在了上面。

    那東西一出水,銀色的光亮就消失了。

    “讓我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胖子小心翼翼的收回竹竿,上面竟然是一張羊皮卷一樣的東西。

    “這是什么?羊皮?”胖子看著我們,一臉蒙逼。

    “有沒有搞錯啊?”胖子很是泄氣。

    “這,這是河圖洛書。”老鐵臉色大變,喊出了這一句。手機用戶請瀏覽m.yxgxz.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