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軒閣 > 恐怖推理 > 星際轉職指南 > 第112章 噶納斯
    一秒記住【云軒閣 www.ogekek.com.cn】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www.ogekek.com.cn,最快更新星際轉職指南最新章節!

    噶納斯城,又被稱為暮色之城,因為這座城市的中心有一座暮色花園。

    據說在很久以前,噶納斯城的城主是一位吸血公爵,他的愛人同樣也是一位吸血鬼。

    于是,城主建造了一座花園,在花園里種滿了夜晚發光開花的花草,每天晚上跟愛人在花園里享受浪漫時光。

    因為這座花園里的花只在夜晚開放,所以人們把這座花園稱為暮色花園。

    噶納斯城在大陸板塊地東南部,氣候濕潤適宜花草生長,東面臨海建造了港口,來往有通航的船只。

    噶納斯城是冥夜星的五大港口城之一。

    冥夜星的科技落后,除了空中港和聯邦基地之外,其他城鎮幾乎見不到飛車,登陸艇也非常少見,這里最多的就是代步飛板和陸行摩托。

    作為港口城,噶納斯城最多的是船只和馬車,當然這里的馬車用的是馴化的異獸。

    據說現在的噶納斯的城主仍然是一位吸血公爵,但是這位公爵極少會出現,所以大家早就忘了他長什么樣子和他叫什么了。

    就像苦劫城的城主荷藍一樣,噶納斯的城主基本不會管理城市的運作。城主對于他們來說,大約只相當于一個頭銜而已。

    但是,在冥夜星上,有城主的城鎮跟沒有城主的地方還是有很大區別的,至少不會再有其他人來搶地盤。這是規矩,只有戰勝現在的城主才能取而代之。

    城主不管事的重點是什么?是不用向城主納稅啊!

    噶納斯城的面積是苦劫城的十幾倍,生活在這里的變異人是苦劫城的近百倍。

    噶納斯城分了九個區,每個區都有一個大幫派統治整個區。幫派管理自己的地盤,九個幫派的老大聯合起來組成共治會,一起管理整個噶納斯城。

    城市的這種運作方式已經有幾百年的歷史,相對來說還是比較成熟的,當然這種管理方式存在很多的漏洞和例外...以及不合理。

    比如說,梅花嶺的H幫派原老大在上個月去世,本來應該他的兒子繼承H幫派,沒想到下面人叛亂把兒子給殺了。

    由于H幫的新老大上位之路不正,不受共治會承認,結果導致現在梅花嶺處于無主狀態,區域內治安亂得一塌糊涂。

    梅花嶺這個區除了H幫外,還有幾個小幫派。這些小幫派以前都是給H幫打雜的,現在因為區域老大沒選出來,各個都想當老大,天天都在打架砍殺。

    彼克街是一條普通的老商業街,這里原本由一個小幫派管理。這個小幫派會在每個月來收稅,稅額是店鋪收入的兩成,然后他們會把收來的錢的四成上交給H幫。

    但是,就在上個星期,這個小幫派被另一個叫匪幫的幫派滅掉了。于是,現在彼克街被匪幫接手了。

    林淼淼就住在彼克街上,她在這里開了一家裁縫店,依舊做她最擅長的事情。

    這天早上,林淼淼從菜市場回來,臉上有點苦惱。

    菜價又漲了,而且量又變少了。還好去得早,不然又買不到新鮮菜了。

    由于最近梅花嶺不太平,菜農只在上午出攤。而且菜園那邊也發生了幫派斗毆,導致菜園被毀了一部分。再加上菜農怕在運輸路上被搶,菜價是每天漲一半。

    林淼淼摸了摸腰間的錢袋,估摸了一下還剩下多少銅子,計算了一下這些銅子還能支撐多長時間的生活。

    銅子是噶納斯城特有的交易貨幣,僅在噶納斯城內流通。人們在離開噶納斯城的時候,可以將銅子換成貨物帶走。

    統一的交易貨幣,說明噶納斯城的商業形態比苦劫城更規范一些。

    苦劫城是一座養老度過余生的城市。噶納斯城則是一座商業港口,是冥夜星上為數不多的存在商業體系的城市。

    林淼淼彼克街的道路上...

    以往還算熱鬧的巷子,此刻顯得冷冷清清。為了避免被幫派斗毆波及,大家都盡量選擇待在家里,能不出門就不出門。

    林淼淼的裁縫店是租的房子,房東是她隔壁小吃店的祖孫倆。

    隔壁小吃店是爺爺帶著小孫子。兒子去年外出狩獵結果沒回來,兒媳婦早就病死了。

    祖孫倆挺好相處,他們是雜交變異獸人,身上基因很雜亂。爺爺頭上多了一對羊角,小孫子背后多了一對還沒長開的翅膀。

    據爺爺說,如果明年小孫子背后的翅膀還沒長開,那就預示著這是一對廢翅膀,可以找城里的大夫動手術切掉。

    小孫子一直希望能把背后的翅膀切掉,因為它們很累贅,總是會弄壞他的上衣。如果他切掉了翅膀,那他看上去跟普通人類就沒什么區別了。

    據爺爺說,他們家族早先鳥人基因比較重,后來經過數百年的雜交,鳥人基因已經變得非常稀薄。

    他們的小吃店是祖上傳下來的,招牌名字叫飛鳥小吃店。

    林淼淼經過隔壁的小吃店,發現店門關著,不由嘆了口氣。

    在以前的日子里,這條街的店鋪很早就會開門,尤其是飛鳥小吃店,大家都會來這里買早餐。

    那時候,大家會在小吃店里聚集,一邊吃早餐一邊聊著亂七八糟的八卦。

    不是說林淼淼跟大家關系有多好,而是以前的氣氛更像是生活。而現在...只剩下死氣沉沉。

    隔壁飛鳥小吃店已經好幾天沒開門營業了。

    大前天是月初,匪幫來收稅,臨時要求稅率增加到三成,結果好幾家店鋪都沒有準備。匪幫為了立威,打傷了好幾個,隔壁老爺子就是其中之一。

    林淼淼的裁縫店到了。她現在用的名字是林三水,她的裁縫店就叫三水裁衣鋪。

    裁縫店的一樓是店鋪,開門是一個小的展示柜臺,簾子后面是她的工作室,里面堆滿了布料和工具。二樓則是臥室、衛生間和廚房。店鋪后面還有一個小院子,她在里面種了一些花花草草。

    林淼淼提著菜上二樓。蔬菜是留著中午和晚上吃的,早上出門時悶的粥才是早餐。

    林淼淼喝了兩碗粥,然后把剩下的一大半粥盛到飯盒里。然后她提著飯盒走院子后面的小門出來,轉到隔壁按響了門鈴。

    小孫子紅著眼睛出來開門,看到是林淼淼后臉上帶上了笑容:“三水姐姐,你來了。”

    林淼淼摸著小孫子的腦袋:“爺爺還好嗎?你們還沒吃早飯吧,我帶了粥過來。”

    林淼淼和小孫子來到二樓。

    老爺子傷了腰,到現在都還不能動,只能躺在床上。看到林淼淼提著東西過來,老爺子不好意思地道謝:“三水,又是麻煩你了...”

    林淼淼把飯盒放在桌子上,讓小孫子去拿碗,然后對老爺子說:“你別這么說,街坊鄰居的,應該做的。再說了,當初我剛到這里,還多虧你收留我,要不然我就流落街頭了。”

    當初,林淼淼從首都星偷渡來到冥夜星,為了遠遠避開聯邦的人,她沒有選擇荷藍的苦劫城,而是偷偷上了一艘船來到了噶納斯。

    她沒想到噶納斯的人口比苦劫城多多了,這里也沒有空余的土地和房屋免費供應給外來者。

    一窮二白的林淼淼來到這里,就在她以為自己只能睡大街的時候,飛鳥小吃店的老爺子同意把隔壁的房子租給她,還同意了房租延后三個月交。

    林淼淼做衣服的手藝不是騙人的,低檔高檔都能搞得定,再加上又會自己設計新樣式,裁縫店的生意相當不錯。梅花嶺的幾位有頭有臉的人物也常找她定制服裝。

    來到噶納斯城半年了,林淼淼早就補上了房租,還又多交了三個月的。

    小孫子盛了粥給老爺子,又給自己盛了一碗,然后乖巧地端著碗到旁邊的桌子。

    老爺子靠在床頭,自己拿勺子一點點喝粥。

    林淼淼沉默了一會,把腰間的錢袋取了下來,從里面倒出一堆銅子。

    老爺子看到林淼淼的架勢,急忙開口阻止:“三水,快把錢收起來,我們不能要你的錢。”

    林淼淼把銅子堆在桌子上:“老爺子,我這錢又不是白給你們的,就算我提前再交半年的房租。”

    老爺子擺手:“這怎么能行,你都已經提前交了三個月了...”

    林淼淼打斷老爺子說:“這怎么不行,我反正是要在這里住下去的,難道你還要趕我走?”

    “不,當然不會。”

    “那不就得了。老爺子,你別急著拒絕。你的腰傷需要時間休養,小吃店估計得有一段日子不能營業。匪幫那邊雖然最后同意寬限幾日再補上稅金,但我估計他們耐性不大,說不定過幾天就又要來鬧。

    這筆錢,你留下,先把匪幫那邊應付過去,然后找醫生治病。你得早點好起來,小飛年紀還這么小,還是得要你才能撐起小吃店。”

    林淼淼苦口婆心勸解了一番,老爺子終于收下了錢。

    臨走的時候,林淼淼跟祖孫倆說好,讓小孫子中午和晚上到她那邊吃飯,然后再把飯菜帶過來給老爺子。

    這也是林淼淼細心了,并不是她想偷懶。每次她過來送飯,老爺子總要說半天的感謝話,經常這樣反而讓大家都覺得不好意思了。

    回到自己家里,林淼淼又有點頭疼了。

    最近梅花嶺太亂了,連她的生意都少了很多。目前手頭上只剩兩件定制服裝的活兒,做完這兩件她也要沒收入了。

    林淼淼的半年房租,估計夠隔壁祖孫支撐三四個月,但她自己這邊恐怕連下個月都撐不到。

    林淼淼坐在工作臺前,一針一線親手縫制衣服。很快,兩套燕尾服都做完了。

    這兩套西裝是上個月一位走私商為自己定制的。這位走私商從事倒賣聯邦商品的生意,他每隔兩個月會去空中港那邊的基地進貨,然后通過船只運到噶納斯城,在這里倒賣給其他商人。

    這位走私商是一位血族病人,也就是吸血鬼。他喜歡黑色的燕尾服,但是嫌棄古式燕尾服穿起來拖沓,所以讓林淼淼改良了一下。

    因為走私商要求的布料品質比較高,林淼淼一直等到這個月才在布料商人那里拿到布料,所以這兩套燕尾服才拖到現在才完成。

    林淼淼整理了一下,打算今天去交貨。先把工錢拿到手,身上多點銅子,生活才能輕松。

    這位走私商人品不錯,前幾次定制衣服出手都很大方,除了說好的工錢還有多給不少小費。

    林淼淼估算了一下,這次活兒交上去拿到的銅子估計就能撐到下個月了。

    走私商住的是別墅,距離彼克街不遠。

    林淼淼提著衣服走在路上,她本可以使用飛板,但是出于不要太惹眼的考慮,她還選擇了自己走路。

    順便說一句,林淼淼的飛板還是最初買的那個二手飛板。后來有飛車后,飛板沒怎么用就閑置了,幸好她當初抱著不要浪費的想法把飛板丟進了空間里。

    其實林淼淼不能算是一窮二白,她的空間里有不少好東西,甚至還有一株五級的枯榮草。但可惜大多數東西都不方便在冥夜星使用,所以只能擱置了。

    轉過街角,再走一段路,走過一個小花壇,再走不遠就是走私商的別墅。

    但是,今天這條路上卻不太平了。

    走到小花壇的時候,林淼淼看到了幾具尸體。這幾具尸體有點眼熟,好像是那位走私商的保鏢。

    林淼淼心里頓時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腳下速度加快,幾乎是瞬間就到達了別墅。

    凄慘...林淼淼只能這樣形容眼前的景象。

    別墅的大門敞開著,其中一扇門還倒在了地上。看地上的痕跡,對方應該是開車撞開了大門。

    從大門往里,一路上到處都是尸體,有別墅的保鏢,也有一些陌生的面孔。

    林淼淼目光晦暗,沉著臉走進別墅...別墅里面的景象比外面更加恐怖。

    走私商的尸體掛在吊燈上,他是被勒死的,他的雙手還被砍掉了。走私商妻子的尸體就在他腳邊,她的下半身衣服不見了,她的腹部破開一個大洞,應該是失血而死。

    林淼淼走了一圈,沒有找到走私商的兒子。手機用戶請瀏覽m.yxgxz.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小说 深山里搞什么赚钱 证券投资学股票分析报告 美宜佳卖什么赚钱 有人靠推广toto内测游戏赚钱吗 股票绿色和红色代表什么 定投肯定赚钱吗 迅雷 赚钱宝 3代使用说明书 怎么注册头条号 赚钱 赚钱宝怎么设置端口转发 买小产权房赚钱吗 2017最可能赚钱的股票 赚钱达人是不是骗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