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軒閣 > 都市言情 > 余生皆是喜歡你 > 第2089章 (2119章)到此為止
    一秒記住【云軒閣 www.ogekek.com.cn】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www.ogekek.com.cn,最快更新余生皆是喜歡你最新章節!

    薄瓷雪將車開到了皇家醫院樓下。

    明知道自己這個時候不該過來,但她控制不住自己。

    有什么事,都應該當面說清楚。

    該分還是和,大家都需要見面了再談。

    從小的生長環境,讓她做不了一個潑婦。

    無法歇斯底里,那么就理性勇敢面對。

    她經歷了一些事情,心理承受能力沒有父母想象的那般脆弱。

    停好車,薄瓷雪進了醫院。

    以他的身份,帶人過來,應該是在VIP區域。

    薄瓷雪到了VIP區,打聽一番后,得到了他送過來的那個人的病房。

    薄瓷雪閉了閉眼后,走到病房門口。

    門關著,透過窗戶,隱約能看到里面的情形。

    男人坐在病床邊,修長的手指探向病床.上女人的額頭。

    由于被他擋著,她看不清女人的模樣。

    但身形是羸弱的。

    “薄小姐?”

    阿左提著早餐走了過來。

    薄瓷雪看到阿左,微微點了下頭。

    阿左不敢跟薄瓷雪對視,打了招呼后就推開了病房。

    薄瓷雪依舊站在窗戶位置,她看到阿左進去后,彎腰在清貴男人耳邊低語了一句。

    男人回頭朝病房外看來。

    很快,他就起身,邁開修長雙.腿朝這邊走了過來。

    他身上的襯衫和西褲,帶了一絲褶皺,看來昨晚他守在醫院,沒有回去換過衣服。

    他穿的是原本要去訂婚的衣服。

    薄瓷雪深深吸了口氣,努力壓制著內心的情緒起伏。

    那么愛干凈甚至有潔癖的一個人,衣不解帶的照顧另一個女人,可見、可見——

    薄瓷雪嘴角浮現出一絲淡淡的嘲諷。

    她低垂著濃密纖長的睫毛,直到男人頎長的身影佇立到她跟前,擋住大.片光線。

    薄瓷雪抬起眼斂看向他。

    他清幽深黑的眼底有著淡淡的紅血絲,下頜上冒著淡淡胡茬,應該是一夜未眠。

    薄瓷雪提醒自己不要去細細打量觀察了,發現越多,難受也就越多。

    她抿了抿唇.瓣,嘴角僵硬又勉強的對他擠出一抹笑,“病房里的人是她嗎?”

    其實薄瓷雪也不知道那個人的名字,用她代替,她和他心里都知道說的是誰。

    他黑眸沉寂,嗓音低啞,“是十六。”

    哦對,上次從A國回來的途中,他對她說過,她有個代號叫十六。

    薄瓷雪垂在身側的雙手微微收緊,指尖抵在掌心,嘴角笑意擴大,“她不是死了嗎?”

    “當初她墜進了懸崖,我以為她活不了了。昨天禁錮她的漁民聲稱,她失過憶,最近才恢復一些記憶。”

    薄瓷雪閉了閉眼睛,心里發出了一聲冷笑。

    “她怎么了?”

    薄瓷雪透過窗戶朝病房里看去,“病得很嚴重?”

    “昨天摔了一交,輕微腦震蕩,發了高燒,還沒有醒過來。”

    薄瓷雪點了點頭,“有生命危險嗎?”

    他看著她,略一沉吟,“沒有。”

    隨著他一句一句回答,薄瓷雪的心像是被人狠狠撕扯了一樣疼痛著。

    不是重病也沒有生命危險,他卻不去參加訂婚禮,而是不眠不休的守在這里!

    呵。

    呵。

    薄瓷雪感覺自己的心都快被撕成碎片了,可臉上卻還帶著一絲笑意,有時候她都挺佩服自己的,越是脆弱的時候,越不會表露在臉上,不讓自己的尊嚴被賤踏得一文不值。

    “那么,你已經有了選擇是嗎?”

    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他選擇了這個死而復生的十六。

    “即使她給你造成過嚴重的心理陰影,即使你心里還是恨她入骨的,你也沒辦法將她忘掉,是嗎?”

    若是不愛,又哪來的恨呢?

    這么簡單的道理,以前卻被她忽視了。

    他黑眸深深的看著她,清貴的面上是她看不懂的深沉和復雜,“我不想否認,也不想騙你。”

    薄瓷雪的心,就像壞掉的過山車,直直地朝深谷里墜去。

    砰的一聲,四分五裂。

    因為以前十六不在了,所以他不去想對她是否真心。

    可現在十六出現了,他沒法再自欺欺人,所以寧愿負她。

    走廊里出現了一陣死寂般的安靜。

    薄瓷雪纖細的指尖,用力抵著自己手掌心。

    她張了張嘴,還來不及說什么,就聽到他說了一句,“瓷雪,我們分手,到此為止。”

    我們分手,到此為止。

    好,真好啊!

    薄瓷雪嘴角扯出一抹譏諷的弧度,“我曾說過一次分手,你現在又說了一次,大家扯平了。”

    “分手了,以后就真的不要再和好了。”

    她吸了吸鼻子,晶瑩的淚水再也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轉,她朝他攤攤手,“看,我又在說傻話,你的十六出現了,怎么還可能找我這個備胎?”

    她點了點頭,努力遏制著情緒,淚水始終沒有劃破眼眶,只在里面打著轉兒,“很好啊,你總算還是有點擔當的,肯親口對我說出這八個字,沒有一腳踩兩船。”

    她微微仰起頭,將眼眶里盤旋的淚水逼退回去,平復了下情緒后又對他笑道,“為了她,你寧愿傷我的心,寧愿傷害兩家多年的情誼,你真是用情至深。”

    薄瓷雪不再說什么,沒有再看他一眼,轉身,快步離開。

    …………

    夜楷盯著她的背影看了幾秒,很快就進了病房。

    薄瓷雪走了幾步回頭,已經不見了他的身影。

    眼眶里又匯聚了再也無法控制住的淚水,洶涌的落了下來。

    戀愛時有甜蜜,分手時就有多痛苦!

    薄瓷雪快步走進電梯,正要將門關上,一只修長白.皙的手伸了進來。

    薄瓷雪心頭一悸。

    以為是他追上來了。

    結果一抬頭,看到的是程言那張溫和俊逸的臉。

    “程院長。”

    程言看著薄瓷雪淚水模糊的樣子,他走進來,沒有多問什么,掏出一塊潔凈的手帕遞給她,“擦擦吧!”

    薄瓷雪接過手帕,低下頭擦了下眼淚,結果不小心有鼻涕出來,她抬起紅紅的眼睛不好意思的看了眼程言,“將你手帕弄臟了,等我洗凈了再還你。”

    “沒事,我還有。”他微微笑了下。

    薄瓷雪吸了吸鼻子,聲音嗡嗡的,“讓你看笑話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yxgxz.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小说 七乐彩走势图表近50期 辽宁快乐12选号技巧 3d过滤垃圾复式的工具 即时指数网 世界杯比分一样 乐透游戏手机版官网 贝格富配资 仲乐郑州麻将app下载 极速赛车开户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直 灵菲配资 江苏七星麻将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