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軒閣 > 恐怖推理 > 異數定理 > 第一百七十二章 達成共識
    一秒記住【云軒閣 www.ogekek.com.cn】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www.ogekek.com.cn,最快更新異數定理最新章節!

    公益團體,是指合法、非政府、非營利、非黨派性質、非成員組織、實行自主管理的民間志愿性的社會中介組織。現代社會,公益團體還是有一定的存在空間的。它承擔了包括但不限于公益媒體、關注青少年及兒童、助學、關注弱勢群體、臨終關懷、關愛生態環境、為巨富逃避各種

    稅金等業務。

    順帶一提,在宗教還沒有全面衰落的時候,它還承擔了相當的傳教任務。

    盡管它的存在方式并不完全光明,但是也確實對這個民眾彼此隔閡、人類日益異化的社會產生了一定的正面作用。嘎嘎德聽到這個建議,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我其實想過這一點。我確實聽說,你們人類之中有人反對使用奴隸的……”他思考片刻之后才問:“你覺得是真的嗎?那些人

    真的不是騙子嗎?”夏吾雙手抱在胸口,非常篤定:“那些人是不是騙子沒關系。一個騙子如果能夠將一個謊言維持到死后,絕對不被發現,那么這個騙子的謊言也就是真實。那些公益團體的

    一切,都是建立在‘他們保證過自己會做什么’,所以至少有異鄉民真的得救了。”

    嘎嘎德撓了撓頭:“道理我確實想過,但是除了我之外,沒有幾個異鄉民相信,你們人類當中會有這樣的……這樣的……”

    嘎嘎德很禮貌的沒有說出“傻子”這個詞。圣逐選擇投放異鄉民的時候,并沒有隨便亂投一氣,而是做過了篩選。所有的異鄉民的種族,都是亞智慧生物,智力最高也不過相當于人類中庸。異鄉民的發展上限就是“

    前現代社會”,不會超過地球的十八世紀末或十九世紀初。

    換句話說,所有異鄉民加一塊,發展程度都不會超過宇宙對撞之前的人類。人類也不可能藉由這些異鄉民獲得什么“預料之中”的發展。

    對于圣逐來說,不斷深化發展魔法技術的人類才是有道德、有宇宙責任心的人類。包括嘎嘎德所屬的普拉文人在內,就沒有幾支異鄉民發展出了現代化的思維。他們不懂金錢是如何流動、資本與企業是如何運作、政府除了“君權天賜/神授/命定”之外

    還有什么解釋。實際上,大部分人類都無法理解這些東西。人類的大腦只是為了處理五到七人的小團體、以及百十人的小部落活動的。用這樣的大腦思考百億人類、萬億金錢的活動,就

    約等于“用只會數到五的本能去學習高等數學”。

    而加納科喬這崩潰回前現代的景光,以及這里人類的野蠻行徑,反而很符合這些前現代異鄉民的直觀認知。在他們的印象之中,世界的道理就應該是這個樣子。

    嘎嘎德這樣的極少數倒是想過了利用人類社會之內的力量來解決困境的辦法,但是除此之外,就沒有更多異鄉民支持他了。

    甚至嘎嘎德自己都覺得這個點子不大靠譜。

    “‘至少有一部分’……”“他們存在的基礎,就是他們保證過的事情。不管最終的結果如何,他們一定會拯救若干異鄉民,以保證自身團體的存在是正當的。”夏吾指了指自己的腦袋:“兄弟,如果你有研究過人類學的一些……科普書,你應該也聽說過。所謂的‘團體’,小到‘社團’,大到‘國家’,都是‘原本不存在’的東西。它們只是基于人類的共同想象而形成的。如果共同的想象破滅了,團體也就消失了。而那些公益團體根基的‘共同想象’,就是來自于‘這是一個會做一些好事的集體’。如果他們一點而不做,那么這個團體很快就會消亡的

    。為了維持這個共同想象,他們再怎么樣也會做一些的。”

    嘎嘎德撓了撓頭:“可是,如果他們欺騙了所有人,乃至于只有少數身居高位者知道真相……”

    “我確實得承認,這個時代人類依舊很蠢。”夏吾點了點頭:“欺騙一個人類,和過去一樣簡單。但是,如果欺騙全體人類,那么代價反而在不斷的上升。”

    “為什么?”“有一種叫做‘信息技術’的東西。”夏吾晃了晃自己的手機:“信息流動的代價在不斷的降低,流動的速度在不斷的增加。就算真的利用了某些強硬手段,做到了一時的欺瞞

    ,這種鼓吹起來的想象共同體也只是氣球而已。只要有少數個體想要去戳,這個氣球就會破。”

    嘎嘎德還是有些猶豫:“可是……”

    夏吾搖搖頭:“得,我再跟你說一件事好了。外面的幾位先生女士呢,都是理想國的成員。而理想國呢,和許多非營利性組織都有往來……”

    這句話當然是有歧義的,并且有很大的歧義。

    對于部分人來說,這或許是在說,由于理想國的信譽,所以那些組織大多可靠。

    這當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理想國成員都是好人,那么夏吾就不可能存在于這個地方了。

    奧爾格·劉也是理想國的成員。奧爾格·劉當初可以成功隱藏自己蹤跡,秘密入職到大康采恩郇山集團,并在接下來的若干年中一直躲過達爾文斗犬的視線,也足以說明,理想國內部還有少部分認同他的

    人。他們平時不會出聲,但也不介意為奧爾格·劉的遠大理想做一點小小的幫助。

    而對于嘎嘎德這類異鄉民來說,這句話可以這么理解——“理想國對于這些組織有著掌控能力”。

    這當然也是假想。

    理想國只是一個松散的組織而已,只是擁有統一的理想。

    除開核心層之外,大部分成員都只是有一個身份。你只需要從某些老成員的手中獲取邀請碼,然后去理想國官方網站指定版塊發表關于“人類未來”的言論,然后等待這篇言論在三個月內獲得三千個“支持”就好。在達到指

    定的支持數之后,你就可以在理想國網站里建立一個用戶賬號了。。這就是理想國的全部加入儀式。如果不準備在稷下學宮、阿卡德米機關下的社會團體、教育機構或實驗室中任職,那么也不會有什么考察。連宣誓的儀式都沒有。理想國的創始者認為,“誓言”這東西記

    在心中就好,因為也不會有超越人類的神為你的預言做任何見證。

    甚至理想國也不禁止退出。你可以在指定的板塊發表一個“退出聲明”然后注銷掉自己的賬號。正常的退出行為也不會遭到達爾文斗犬的追責。當然,成為理想國成員也沒有好處就是了。大康采恩這個掌握了人類經濟命脈的團體并不喜歡理想國成員。這種人如果成為員工,就會援引各種法律與規定為自己爭取福

    利。這是所有企業都深惡痛絕的。有這個身份背景,求職難度就要翻一倍。

    但也正是因為如此,那些公益團體的大部分成員,才都有理想國背景。

    在很久很久以前,蘇維埃聯邦曾經有人倡議,要將八小時工作制進一步縮短,減少工人的工作時間,好讓公民有更多的心思參與公共事業、公共話題。工作996,勸退035,離職251的被剝削者,顯然難以成為過去那些先驅者理想中的“公民”。如果生存、工作就占據了一個人思考的全部,那么人也難免被“工作”所綁架—

    —這就是所謂“人的異化”。

    但也僅止于此。

    大部分公益團體也只是自發形成,與理想國的核心層沒有關聯。小部分則涉及到了更加負責的社會學探索,也不是赫胥黎等人可以影響的地方。

    但是,話說到這里就夠了。

    嘎嘎德眼中燃起了希望:“也就是說,我幫助你……幫助你們的話,就能獲得……獲得……”

    “一點援助。”夏吾點了點頭。

    “真的嗎?”

    “我騙你干什么呢?”夏吾眨眨眼。

    嘎嘎德緩緩舉起粗壯的上肢,而較為瘦弱的上肢則交叉在胸口,短腿也盤了起來。他的全部重量都壓在地上了。

    夏吾是第二次見到這個姿勢了。

    但這一次,嘎嘎德也說不出什么話了。夏吾撓了撓頭。說老實話,他其實不大確定這算不上一個餿主意。主要是因為,聯系與理想國有關聯的公益組織,會讓這批成功錨定過外形神話或然神的異鄉民,暴露在

    稷下學宮的社會學家們面前。

    就好像動物學家們往往奮斗在保護珍稀動物、反抗偷獵行為的戰線上一樣,人類學、社會學的學者們也在致力于保護古老的文明。

    但一來,夏吾其實不大相信理想國成員的學術道德。

    二來吧……“保護古老的文化”,往往就意味著要讓一批人與現代文明的雨露隔絕開去。

    夏吾不確定這算不算好事。

    當然,人類所創造的現代文明,是“人類的現代文明”,異鄉民或許并不喜歡也有可能。

    總而言之,現在,夏吾確實是將一個了解普拉文人神話的人,拉到自己這邊了。

    “那么,我得問你一下了,兄弟。”夏吾坐在嘎嘎德對面,鄭重的問道:“首先我必須得問你一個問題。在你們的神話當中,到底有什么有名的大神嗎?”

    嘎嘎德撓了撓頭:“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我的朋友……”

    夏吾比劃兩下:“類似于地球神話那種……就是一個人格化的存在,擁有超越所有人類的、英雄般的力量,掌握著自然的現象,或者是天災的化身……之類的?”“我倒是知道一點你們地球的神話……”嘎嘎德撓撓頭:“對了,怎么說呢,其實在我們的神話里面……不對,不能這么說。你們可能覺得,神的故事,就是‘神話’。但是,在

    我們的家鄉,神的故事就是現實的一部分。所有人都相信,不管是凈罪之地還是斗魔世界,都是實際存在的,是物理意義上可以抵達的地方。”

    夏吾點了點頭。

    這或許就是地鐵甬道變成“迷宮”入口的原因?

    “嗯,那這些地方都在地下嗎?”

    “不,凈罪之地在你們所謂的‘天上’,‘云層’之上。有詩人說,翻卷不休的云層,就是凈罪之地里戰斗的靈魂。”普拉文人的母星,比地球要濕潤很多,絕大多數地方都下著終年的大雨,淡水的分部相當平均,有地球人難以想象的巨型河流。在那個地方,植物需要有極端發達的根系

    ,才能保證自己不被突發的洪水卷走。

    而平流層劇烈的大氣運動,也使得那厚重的云層大多數時候都以肉眼可見的程度運動。

    夏吾點了點頭,卻又陷入了疑惑。

    看起來,凈罪之地并不在“地下”……但也肯定不在必然世界。

    否則的話,云層之上的異常現象,一定瞞不過衛星。

    “然后呢?我問的是神,關于神的狀況。”

    “嗯,這個真的很難跟你解釋……”嘎嘎德有些為難:“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說才好……因為不管是凈罪之地、斗魔界還是其他什么地方,都是沒有地球人所說的‘神’的。”

    夏吾撓了撓頭:“啊?”“普拉文人會進入凈罪之地,會進入極樂彼岸、會進入斗魔界,就好像水會往下流動一樣自然。”嘎嘎德撓頭:“因為‘水是向下流動’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情,靈魂的運動也

    和這個一樣,是自然的事情。”

    盡管地球人如今都知道,所謂“水往低處流”是因為“重力”——再說,地球人也見過宇航員在太空吸溜水球的錄像。

    但是對于還沒有發現萬有引力的普拉文人來說,“水往低處流”是水的自然特性之一。普拉文人死亡之后,靈魂進入凈罪之地,進入彼岸,都與神無關。

    神根本就不在那些地方。

    夏吾皺眉:“那么……我們之前是在和什么戰斗?寂寞?不,不對……”

    有些神學或神話學并不認定為“神”的東西,依舊會以“或然神”的姿態涌現出來。

    比如說曾經出現在必然世界的亞伯拉罕一神教背景天使“烏列爾”。

    如果按照基督教神學來說,天使當然不是神。但是,按照現代魔法的標準,這位有名字的大天使,就是或然神沒錯。手機用戶請瀏覽m.yxgxz.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小说 澳洲幸运5技巧公式 湖北福彩30选5结果 意甲总进球榜 幸运农场电话投注 博贝棋牌娱乐 宁夏11选5前三直 黑龙江p62昨天开奖结果查询 pk10牛牛 篮球比分直播网新浪 浪潮软件股票分析 赚钱网络平台 贵阳捉鸡麻将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