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軒閣 > 歷史軍事 > 快穿之戲精女配上線了 > 第527章 回溯8:長孫玄亭和桃夭夭(一)
    一秒記住【云軒閣 www.ogekek.com.cn】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www.ogekek.com.cn,最快更新快穿之戲精女配上線了最新章節!

    第527章 回溯8:長孫玄亭和桃夭夭(一)

    長孫玄亭在上一世殺了無數人,也殺了無數的妖,只為換取重來一次的機會。

    我佛憐憫,當他睜開眼醒來的那一刻,他知道自己成功了。

    而代價,便是他幾世的佛法修為。

    可長孫玄亭并不在乎,哪怕他是所有弟子里最有天賦,最可能成佛的那一人。

    如果沒有卿卿,那成佛成神又有什么意義呢?

    佛曰:緣來緣去,緣聚緣散,緣起則生,緣聚緣滅,萬法緣生,皆系緣分。

    而卿卿就是他的緣分。

    他回來時,已經時過境遷,他不再是那個聲名遠揚的弘一法師,也不再是那個臭名昭著的妖僧,而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和尚,彼時他還小,剛拜入妙善法師門下不久。

    “弘一師弟,弘一師弟!”

    長孫玄亭正在打掃亭子里的樹葉,小小的個子拿著大人的掃帚,看起來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師兄好。”長孫玄亭放下手中的掃帚,行了個禮。

    弘仁笑了,他看著這個最小卻又最有佛根的師弟,心中忍不住生起疼愛之心,抬手摸了摸他光溜溜的腦袋:“好了,今日打掃得也差不多了,廚房已經開飯了,你趕緊去吧,剩下的交給我。”

    “謝謝師兄,我還不餓。這是弘一的事情,弘一不能麻煩師兄。”長孫玄亭露出靦腆的笑容,一點兒也看不出那天真的皮囊下藏著一副亦正亦邪的靈魂。

    弘仁見狀,也不多說什么,而是拿起另外的掃帚幫忙打掃起來。

    長孫玄亭很慶幸,自己回來得早,他還有很多的時間,可以做很多的事情。至于他的卿卿,他記得卿卿似乎說過是得了一只受傷的狐貍的內丹才開了靈智,而后下山。

    即是如此,他就等著。

    這一世,他不為蒼生,不為自己,只為卿卿一人而活。

    ……

    春去秋來,時間一晃而過。

    蘇卿醒來時,發現自己似乎不能動,仔細一看,她竟然還是棵桃花樹!

    懵了半天,她這才意識到自己似乎是回溯到了桃花精這一世,可至于現在是什么時候,她卻一無所知。

    她想要離開,可卻發現自己的內丹似乎還達不到幻形的要求。

    “……”

    什么時候系統開始這么“人性化”,說好的回溯直接就回到了零呢?

    不能說話,不能離開,蘇卿唯一能做的就是每天吸收日月精華,無聊的時候抖抖樹葉,然后……

    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她等啊等,等啊等,終于等到了那只受了重傷的狐貍,看見它的那一刻,蘇卿都恨不得拔根而起跳了舞慶祝。

    順利地拿到了內丹,再根據記憶開始修煉,很快,她學會了幻形。

    蘇卿正琢磨著該去哪兒找長孫玄亭,卻不曾想一覺醒來,身邊卻多了一個唇紅齒白,長相俊美的和尚,不是長孫玄亭又是誰?

    她原本是化身一株小小的桃花枝扎在土地里修煉,這一嚇,直接將她嚇出了人形,踉蹌地摔了個跟頭,疼得她瞬間揪起小臉:“好痛……”

    長孫玄亭心一緊,立刻上前將她扶了起來,擔心不已:“哪兒摔疼了?”

    “你你你……你、你是……”蘇卿嚇得話都說不利索了。

    長孫玄亭很快就發現了她的膝蓋磨破了,眉頭擰了起來,從懷里拿出金瘡藥,輕輕地灑在她的膝蓋上。

    “嘶……”

    蘇卿猛地倒吸了一口冷氣,眼睛瞬間就紅了。

    “這藥是上好的金瘡藥,你是妖,晚上好好吸收月光,靜心修煉一晚上,明日就會完好。”長孫玄亭耐著性子解釋道。

    “你、你是除妖師……”蘇卿故意用害怕的語氣說話,可實則心里已經有了數,眼前的長孫玄亭不再是那個性格清冷,剛出寺廟的弘一法師,而是已經重生回來的長孫玄亭。

    蘇卿其實一直在想一個問題,為什么她每次進入回溯世界后,她家男人總能快她一步先重生呢?

    以她對那些破系統的了解,打著送福利的幌子行壓榨之事才是他們的真面目,她怎么都覺得這種好事的背后暗藏了什么陰謀。

    就在她琢磨這個問題的時候,渣渣看著屏幕上浮現的字幕,整個系統都陷入一種抽搐的狀態。她見過那么多的宿主,可沒一個像蘇卿那女人那么地……欠扁!

    什么叫“打著送福利的幌子行壓榨之事”?

    瞧瞧,這是人說的話嗎!!!

    別以為她進入回溯世界了,系統就真的無法進入回溯世界了,只是回溯世界是它們為宿主們送上的福利罷了,就像逢年過節它們也有紅包和禮品一個道理,姓蘇那個老女人,要不是老大……

    渣渣氣急敗壞地將這一幕截圖保存下來,如今它已經保存了不少蘇卿吐槽它們系統的話,哼,它要多攢點,回頭一次性發到老大的郵箱里,讓老大看清楚這個女人的真面目!

    啊啊啊啊啊!

    太氣人,哦不,太氣統了!

    ……

    長孫玄亭“嗯”了一聲,并沒有否認自己的身份。

    蘇卿連忙往后縮了縮:“你想干嘛,你要收了我?”

    “你叫什么名字?”長孫玄亭沒有回答她的問題,故意問她。

    蘇卿卻不說話,眼神滿是警惕。

    長孫玄亭也不惱,變戲法似的從背包里拿出早就準備好的糖葫蘆,揭開油布的那一刻,他明顯地察覺到眼前這只小妖立刻睜大了眼睛,不一會兒就傳出了咽口水的聲音。

    “告訴我名字,我就把它給你,如何?”長孫玄亭唇角勾了勾,語氣勾人。

    蘇卿心里暗暗翻了個白眼,卻怯生生地開了口:“我叫桃夭夭。”

    “桃夭夭……桃之夭夭,灼灼其華。”長孫玄亭低聲呢喃道,眼底的深情快要溢出來了,他好不容易才按耐住自己將她擁入懷中的沖動,將手中的糖葫蘆地給她。

    不急,未來的時間還長。

    他要一步步來,一步步將這只小妖精收入懷中,讓她一輩子也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糖葫蘆,酥餅,桂花糕。

    長孫玄亭的背包里準備了所有蘇卿愛吃的東西。

    不到半天,一人一妖便奠定了感情基礎。手機用戶請瀏覽m.yxgxz.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小说 山西11选5推荐号 重庆快乐10分钟玩法 杀码3d专家* 甘肃十一选五购买软件 北京十一选五最新开 经典麻将 大众麻将 11选5走势图山东 3d汇总预测 北单比分直播新浪 浙江快乐十二开奖结果走势图 3d专家预测总汇 华瑞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