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軒閣 > 都市言情 > 穿越之秀才娘子遇上兵 > 【034】營救計劃
    一秒記住【云軒閣 www.ogekek.com.cn】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www.ogekek.com.cn,最快更新穿越之秀才娘子遇上兵最新章節!

    小小和秀才兩人做了短暫的休息之后,將這個黑色的行李箱帶出了山洞,然后將山洞還原成沒有來過的樣子。兩人不知道這里處于什么位置,打算等出去以后再說,兩人相互攙扶著走了出去,發現這個叢林竟然是西夏和燕國的邊界,看著不遠處的瑤湖,大概就是因為這樣,瑤湖才會傳出這樣的傳聞吧!

    兩人終于出了林子,但是兩人的衣服實在是破舊的可以,看著兩人從大街上走過,路人都會嫌棄地看上一眼!

    “哎,怎么就這么勢利眼啊,有什么好看的,不過是衣服破了一點嘛,有沒有衣不裹體!”小小對著看過來的人狠狠地瞪上一眼,讓別人不敢再看了才停止!

    “呵呵,看來,我們還是換身衣服好了!”秀才看著小小別扭的小眼神,不禁笑道!

    “有什么好笑的!”小小不服氣。

    秀才拉著小小進了一家成衣鋪,看著兩人不想有錢人的樣子,店老板頓時拉長了臉!

    “我說,我這里的衣服試了可都是要買的!”看著兩人的衣服臟兮兮的樣子,店老板不禁想著要是自己的衣服被他們試了,那豈不是會臟了,到時候沒有人愿意買他就賠大了!

    狗眼看人低,小小哀嘆,沒想到現在連買件衣服都要看人臉色了,哼,真是不會做生意,難道看不出來我們的氣質很有錢嗎,我們可是很有錢的好不好!

    秀才沒有理會老板的話,直接拿起一件淡藍色的成衣讓小小去試試,小小立刻拿起衣服從老板身邊走過,然后進試衣間換上走了出來!

    出來的時候,只見先前百般不愿的老板這時候什么話都沒有了,只是呆呆的看著小小,沒想到,人靠衣裝,小小本來穿的破破爛爛的,他連正眼都不愿意瞧上一眼,沒想到換上了新衣服,變得這么美麗動人,看著眼前的姑娘身材嬌小,體態玲瓏,面如桃花的樣子,店老板哀嘆自己看走了眼,這哪里是乞丐的樣子啊,分明就是大家小姐嘛!

    所以,等秀才也拿了衣服去換的時候,老板一句話都沒有說,大概他也看出來兩人并非一般人!

    秀才出來的時候一副白衣翩翩的樣子,本就俊俏的臉龐在白衣的映襯下格外的耀眼,著尊貴的樣子,竟讓老板自慚形穢!

    “老板,多少錢?”

    老板還沉醉在自己的驚訝當中,聽到秀才問話,反應了很久才反應過來“額,額,兩件衣服都是店里的精品,所以價格貴些,一共二百兩!”

    小小沒想到這秀才還問了價格,難道,他身上有錢,可是,沒道理啊,這兩百量不是個小數,肯定是要用銀票的,但是他們在水里泡了這么久,銀票早就壞的不行了吧,那秀才用什么付錢啊!

    “秀才,我們現在并沒有錢啊!”小小拉著秀才,偷偷地趴在秀才的耳邊說道。

    秀才看到小小偷偷摸摸的樣子有些好笑,他的小娘子又回來了呢!

    秀才將錢給了老板,然后拉著小小出了成衣鋪!

    “秀才,你怎么會有錢的?”小小看著秀才從一個荷包里拿出了兩百量銀子,一直很是奇怪,照理說,她們應該身無分文才是,怎么秀才會冒出這么多錢的!

    看著小小繞著自己研究,秀才開口“剛才不是有一個猥瑣的老男人在盯著你看嗎,這就是給他的懲罰!”秀才掂了掂荷包說到,這剩下的錢還有不少,足夠他們吃一頓好的了!

    “啊,原來是偷來的啊!”小小點了點頭說到。

    ……

    兩人進了一家酒樓吃飯,這時候正是中午,吃飯的人很多,談的也都是天南地北的事情!

    “哎,你們聽說了嗎,西夏又開始蠢蠢欲動,要進犯我國了!”

    “咦,你不會是弄錯了吧,這之前西夏可是和我過立下過條約,互不侵犯的,怎么現在又會反悔?”

    “你們不知道吧,當時是因為鶴王爺掌權,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條約,但是現在鶴王爺已經退隱了,所以西夏就不承認有這樣的條約了唄!”

    外面的談話聲自然也落到了小小和秀才的耳朵里!

    “恐怕,天下就要大亂了,我們得馬上回去!”

    小小完全認同秀才的話,這紅衣可真是個恐怖分子,他不將這個世界弄成人間地獄恐怕就不會罷休的,一定要去阻止!

    ……

    安王府,眾人正在擔憂小小和秀才兩人的生死,當聽到兩人墜入懸崖的時候,眾人的心里重重的一擊,他們下去查看了,發現底下并沒有兩人的尸體,于是,還抱著一線希望等兩人回來!

    破曉發現大家都回來了,只有爹爹和娘沒有回來,小小的孩子感覺到有些不同,看到大家的神色,感覺到了爹爹和娘妻可能遇到了危險,于是,趁著大人們不注意的時候,偷偷地溜出了安王府,他要去找爹娘!

    大街上,人來人往的,破曉看著周圍有那么多人,但是并沒有爹娘的身影,于是,就走到了城門處等著,爹娘要是回來了,一定得從城門進入,只要自己守在這里,爹娘一定能夠出現的!

    破曉就這么等啊等啊,但是等了好久都沒有等到他的爹娘!

    “小朋友,你在等誰啊?”一個中年女人問到!

    “奶奶,我在等我爹娘回來,他們出門了,可是現在還沒有回來,我想要早點見到他們,所以就在這里等著!”破曉看著眼前的奶奶和藹可親的樣子,說話輕輕柔柔的有些像自家的奶奶,于是乖乖的回答!

    “可是,這里多無聊啊,不然,你跟著奶奶出城去尋找吧,你爹娘一定還在很遠的地方,他們不會來,你等在這里是等不到的!”中年女人顯得很為破曉著想。

    破曉歪著小腦袋想了一會兒,發現這個奶奶說的有些道理,自己在這城門處等了這么久,都沒有發現爹娘,他們一定還在遠處,這個奶奶看上去并不像是壞人,不然,就讓她帶著自己去找找看吧!

    破曉到底只是個四歲的孩子,再加上心里記掛著爹娘,馬上就就被說動了。

    于是,破曉被中年女子牽著手,走到了城外,城外不遠處的叢林里,正金凈額停著一輛馬車!

    “咦,這里還有一輛馬車,是奶奶你的嗎?”破曉看著眼前的馬車開心的說到,他有些累了呢,要是有馬車的話就更好了!

    “對,這輛馬車就是為你準備的!”說完,中年女子就綁了破曉的雙手雙腳,將破曉扔進了馬車!

    破曉此刻才知道自己已經上當了,這個壞人,將自己騙來這里,就是想綁架的。

    “放開我,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安王府的小世子,我爹爹可是很厲害的將軍,若是讓他知道你們抓了我,一定會將你們大卸八塊!”

    破曉拼命的掙扎,只是被綁的很緊,任憑他怎么掙扎都無濟于事!

    “呵呵,還大卸八塊,你爹他自己都已經沒命了,還怎么可能過來救你!”中年女人說到。

    “你說什么,你不要亂說,我爹爹不會死的,我爹爹只是去了外面還沒有回來,你不能騙我!”破曉聽到這個消息都快哭出來了,只是他還是倔強的忍者,她一定是騙他的。

    “我騙你有什么好處,我看,是你自己接受不了吧!”中年女子說到。

    難道,爹娘真的死了嗎,爹爹,娘親,你們怎么不回來啊,破曉被壞人抓走了,你們快來救破曉啊!

    聽到里面的孩子因為自己的話安靜了下來,坐在馬車外面的阮清荷微微一笑,呵,果然還只是個小孩子,嚇唬一下就害怕了!

    這時候的安王府早就亂成了一窩螞蟻,秀才和小小生死未卜還沒有回來,這下破曉又失蹤了,這到底都是怎么回事啊?

    ……

    秀才和小小一路輾轉,避開了紅衣人的眼睛,回到了京城,這一路上,他們發現很多城市都已經被紅衣男子控制了,雖然看上去這些城市還和以前一樣,只是,這些本來聽命于朝廷的而父母官早就易了主子,他們真正聽命的人,已經是紅衣了。

    沒想到紅衣的動作這么快,就這么短短的時間,卻差不多控制了大半個燕國!

    兩人沒想到剛一進城就看見了尋找破曉的告示,破曉已經失蹤了?怎么回事?

    兩人快速的回到安王府,這時候的安王府到處籠罩著陰郁,兩年前,小安王妃失蹤了,于是小安王爺這兩年來一直都在尋找,現在沒有想到,不但小安王妃沒有找回來,小安王爺也生死未卜,更慘的是,小世子也失蹤了,這安王府到底是得罪了何方神圣,怎么接連受到這么多的打擊!

    “小安王爺回來了,小安王妃也回來了!”

    安王府守門的侍衛看到秀才和小小一起回來了,不禁忘記了規矩,高興地向里面喊道。

    頓時,安王府的主子們都跑了出來,看到沒有好好回來的兩人,不禁喜極而泣!

    “父王,母妃,破曉怎么會失蹤的?”

    雖然能夠團聚很是喜悅,只是,現在還有一個最讓大家牽腸掛肚的人失蹤了,所以大家的擔心并沒有沖淡!

    “破曉,他一定是聽到我們說的話,溜出去找你們了,只是這么小的孩子,不知道會不會認錯了路,會不會被壞人給抓走了!”婆婆哭著說到,破曉這兩年來一直都是她在帶著,所以跟破曉的感情最是深厚,現在破曉失蹤了,她最是擔心!

    “我們派人去找了整個京城,都沒有發現破曉的蹤跡,難道?”安王爺有些擔心破曉真的是被壞人抓了!

    這時候,守門的又跑了進來,他的手上拿了一個刺著紙條的飛鏢!

    只見紙條上寫著“破曉現在在我的手里,若想要救他,明日午時,綁了莫瑤和鶴易儒兩人來換!”

    看了紙條上的信息,大家知道破曉現在一定落到了紅衣的手中,他這么做的道理,無非是想要報復莫瑤和鶴王爺,這兩人,一個是他恨之入骨的孿生兄長,一個是背叛過他的女人,這兩人是他心里的刺,一天不除,他這心里就扎得難受,只是安王府守備很嚴,所以他沒有機會下手,這下正好抓到了外出尋找爹娘的破曉,于是就利用破曉來達到目的!

    “可惡,竟然拿一個孩子下手!”鶴王爺恨恨的說到,若是他知道自己會害的破曉受苦,他是絕不會過來的。

    “哼,我要去跟他拼了,這個不要臉的男人,當初是他自己放棄了我,憑什么現在還要拿著孩子來威脅,易儒,我們這就殺過去,大不了拼個你死我活!”莫瑤真是被氣壞了,溫柔如她,這個時候也是暴躁了起來!

    “不要,爹,娘,紅衣這么做肯定已經布好了天羅地網,若是你們這個時候過去了,肯定會被他們抓起來的,照紅衣對你們的恨意,他是絕對不會讓你們好死的!”小小立刻阻止了沖動的想要去拼命的兩人。

    “小小,你想起以前的事情個了?”這時候,眾人才發現小小已經恢復了記憶,這真是太好了。

    “嗯,我已經恢復了記憶,所以我很清楚這個紅衣有多么的仇視世人,他因為自己童年時的不幸,將所有的錯誤都歸糾在世人的身上,對爹爹,他是嫉妒外加仇恨,對娘,他雖然有著感情,但是這感情比不上他報復的快感,而對于我,這兩年來,他雖然停止了顛覆天下的計劃,但是,我相信,這只是暫時的,像他那樣的人,滿心的仇恨,不是靠一點一滴的感情就能制止的,他早就被殺戮的快感侵蝕了!”小小分析道!

    “可是,破曉在他的手里,若是我們不去營救的話,破曉可就危險了!”莫瑤擔心的說到!

    “破曉,我們當然要去救,但是,我們也要想好營救的計劃,不能被紅衣給左右了!”小小繼續說到。

    ……

    “你這個老男人,快放開我!”這時候的破曉被關在一個房間里,對著居高臨下的紅衣,小小的孩子并沒有感覺到害怕,雖然,這個老男人的氣息比起之前更加的恐怖了,不過,他可是小小男子漢,怕他才怪!

    “你說,要是我讓你的外婆,還有你娘,一個一個的死在你的面前,你會變成什么樣子,是不是,也會像我一樣,對這個世界不再信任,不再期盼!”紅衣抓著破曉的領子,惡狠狠的說到。

    “你這個壞人,你要是殺了我的外婆還有娘,我就和你拼命,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破曉仇視著紅衣,這個老男人,竟然敢拿他親人的生死說話,他絕對不允許!

    “可是,怎么辦,你太弱了呢,你的作用,只能加速你親人的死亡,哈哈哈哈!”紅衣說完走了出去。

    破曉趴在冰冷的地上,小小的孩子責怪自己不應該輕信他人,若不是他聽信了那個女人的話,也不會被綁到了這里,還害得家人擔心!怎么辦,要是這個老男人真的會拿自己來對付親人,該怎么辦啊!

    ……

    長長的晚上,對于安王府所有人來說,都覺得太短了,明天,就是紅衣定下的日子,能不能解救破曉,能不能全身而退,就看明天了!

    看著啟明星慢慢的升了上來,大家卻還沒有眉目,難道,只能硬闖了嗎?

    紅衣現在的實力已經能夠震撼一國了,若是硬闖,說不定就是有去無回,可是,破曉被他抓了,不能不去!

    這時候,從暗處走進來一個人,這個人,對于安王府的人來說,是個熟人!

    “奉天!”婆婆首先喊了出來!

    “你來做什么?”安王爺看著李奉天的出現有些火大,這個人,雖然是秀才母子的救命恩人,但是他同樣也是地方的人!

    “小小,你說的對,我確實是錯了,原本,我以為遵循了李家的祖訓,好好守護孿生的次子,就算他要做出什么事情,但只要是不傷天害理,對天下蒼生好就沒有問題,所以就算他想要稱帝,我也是支持他的,只是,沒想到,他越來越嗜血,江南的瘟疫,就是他命令的,看著江南的慘相,我真的覺得自己做錯了,只是后來的情況越來越不受控制,現在的西夏已經被他控制了,就連燕國的很多官員,也被他下了攝魂散,他接下來的目的,就要要推翻燕國的朝野,然后,再讓西夏和燕國交戰,等到兩國疲憊不堪的時候,他在舉兵滅了兩國,從此稱霸天下!這樣的人,不應該受到我李家子孫的保護,我李家子孫,萬萬不能做這樣傷天害理的事情!”李奉天說道!

    “我知道我這么說你們可能不相信,可是,我是真的悔悟了!我知道破曉在他的手中,我這次過來,是與你們商量這件事情的,畢竟,先把破曉救了再說!”

    接下來,大家又商討了整個營救計劃,李奉天打算與大家里應外合,然后將破曉救出來!

    “秀才,你覺得李奉天的話可信嗎?”

    “小小,你的心里,不也認定了他與紅衣不是一路人嗎?”秀才反問道。手機用戶請瀏覽m.yxgxz.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小说 天津11选5开奖结 安徽快3开奖 英超2020赛程表 五分彩独胆计算公式 10年经典老版单机麻将 甘肃十一选五的精确预测 全国前三配资 明星江苏麻将下载 欧冠集锦 e球彩直播在哪里能看 微乐吉林麻将 下载 哈尔滨麻将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