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軒閣 > 都市言情 > 穿越之秀才娘子遇上兵 > 【016】轉機
    一秒記住【云軒閣 www.ogekek.com.cn】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www.ogekek.com.cn,最快更新穿越之秀才娘子遇上兵最新章節!

    秀才掙扎著從地上起來,他要去找小小,不知道小小怎么樣了,說好的要陪小小生產,但是直到最后,卻還是沒有陪到,不行,得馬上回到小小身邊,不能再讓她擔心了!

    “嗯!”秀才悶哼一聲,真是沒用啊,這點小傷就不行了,小小現在可是在為自己生孩子啊,怎么能不去陪著呢!

    秀才努力了很久,還是沒有站起來,他恨恨的拍了一下地上,剩下無盡的嘆息,小小,對不起,都是相公沒用!

    秀才所謂的小傷,其實卻是遍體鱗傷,不過所有的傷痕中最重的要屬貫穿胸口的那個傷口,那個傷口正是心臟的位置,可以說,現在秀才能夠活著已經是奇跡了,這也是為什么紅衣男子的人沒有發現秀才還活著的原因,當時秀才確實是有一段時間沒有了呼吸,再加上胸口上中了這么一刀,怎么樣都沒有生還的可能了,只是,奇跡還是發生了!

    不行,一定要回到小小身邊,秀才不顧身體的疼痛,努力地起來,起不來,就算爬,也要爬到小小身邊去!

    ……

    “秀才!”小小從夢中驚醒,她好像看到秀才渾身冒著鮮血,他在努力的爬行著,他很虛弱,虛弱的根本站不起來,所以他只能爬行,他爬過的地方留下長長的一道血痕!

    “怎么了,小小?”鶴王爺聽到小小的驚呼,立刻沖了進來。

    “父王,秀才還沒有找到嗎?”小小問到,鶴王爺早就派了人過去尋找,只不過現在派出去的人還沒有回來!

    “小小,你別著急,秀才他一定會沒事的!”鶴王爺寬慰道,只是他也很清楚,秀才帶著這么點人手對付紅衣男子的大部隊,無疑是以卵擊石,不過紅衣男子的追兵并沒有追上來,不知道秀才是用了什么方法,但是,秀才肯定是兇多吉少!

    “不,父王,我要去找他,他現在一定受了重傷,我有感覺的,他拼命的想要回來,只是他沒有力氣了,我要去幫他!”小小從鋪滿草堆的床上起來,想要親自去找秀才。

    “小小,你現在身體很虛弱,不能這么激動的,他們已經去找了,一定能夠找回來的,你就再等等好么,相信過不了多久,秀才就能回來了,若是秀才看到你沒有好好休息,指不定有多難過呢!”鶴王爺馬上阻止到。

    小小被鶴王爺按回了草堆,只是心里的擔心卻始終放不下來,秀才,你到底怎么樣了,你一定要平安的回來啊!

    ……

    “王爺,找到駙馬了!”下人前來稟報。

    “秀才,找到秀才了,他在哪里,他怎么樣了?”小小聽到找到了秀才,頓時緊張的問到,秀才找到了,那他為什么不來看自己,一定是受傷了,一定是受了很嚴重的傷!

    “快說!”下人看了看鶴王爺,他在詢問鶴王爺的意思,鶴王爺當然知道這秀才一定是傷的很嚴重,或者更嚴重,已經命喪黃泉了,只是現在小小的樣子,不知道秀才的消息是不肯罷休的。

    “回王爺,回公主,駙馬現在身受重傷,我們已經讓御醫在診治了,不過現在沒有多少藥材,所以需要馬上找個地方安置!”出去找秀才的人回來稟報。

    “他在哪里,快帶我去看看!”小小控制不住的起身,她要馬上看到秀才,不管秀才怎么樣了,只要他的相公還活著,就是好事!

    鶴王爺示意下人帶路,兩人一起向外面走去。

    小小生產的地方是個山洞,這是昨天逃亡的時候發現的,這個山洞很深,小小被安排在最里面生產,現在秀才被放置在靠近洞口的位置。

    小小終于看到了秀才,御醫正圍著秀才在討論著什么,小小看見秀才身上都是鮮血,大傷小傷無數,最讓小小心驚的是貫穿了整個胸口的長刀,整把刀就這么刺在秀才的血肉當中,鮮血還在止不住的往外冒著,秀才,這該有多痛啊,秀才他是為了保護自己,保護孩子,才這么不顧性命!

    小小不知不覺間已經淚流滿面,她并沒有感覺到自己在渾身的顫抖,她是那么的害怕秀才就這么救不回來了,秀才,她的秀才不能死去,秀才,你要堅持住,你還沒有見過我們的孩子呢,你怎么能死!

    “一定要把秀才救活!”小小慢慢地走到了秀才的面前,看到奄奄一息的秀才,她反而振作了起來,這時候,她應該要堅強,她不能哭哭啼啼的,這樣是沒有辦法救出秀才的,她一定要堅強,她還有孩子要照顧,秀才拼了命地讓她好好生孩子,怎么能夠辜負他!

    “公主,我們并沒有帶療傷的藥材,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不敢拔刀,若是一不小心,血就會止不住的!”御醫戰戰兢兢的說到,這樣的傷勢,連他們都感嘆秀才居然還活著,只是,想要取出尖刀,還是需要很多藥材的!

    “能保證秀才活著回到燕國么?”小小冷聲說到。

    只要秀才能夠活著回到燕國,那么,紫極一定會得到消息來救秀才的,紫極是神醫,一定可以救好秀才的,只要,只要他們能夠保證秀才活著,活著救好!

    御醫相互看了一眼,然后保證可以,只是需要快些回到燕國!

    管不了那么多了,小小決定立刻就起程回燕國,盡管生完孩子身體虛弱,但是小小還是快步的行走,唯恐來不及救治秀才,已經有人去通知紫極了,紫極應該正在路上,只要越過了邊境,秀才就有救了!

    西夏和燕國的邊境,有很多士兵正在守著,紅衣男子早就下令,若是發現了小小一行人,格殺勿論。

    小小當然知道不能暴露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只是秀才現在很危險,若是再找其他的路,必定會耽擱不少時間,秀才說不定就不行了。

    看了看眼前的士兵,小小用眼神詢問鶴王爺,鶴王爺點了點頭,示意沖過去,這里雖然士兵很多,但是每個士兵之間相隔著一段距離,只要快速的沖出重圍,應該是可以的!

    小小看到鶴王爺的手下解決了幾個士兵,立刻招呼抬著秀才的人快速越過邊境,然后就是抱著孩子的穩婆,他們的時間不多,不過只要越過去了就沒有問題了!

    “小小,你快過去!”這時候,周圍的士兵聽到動靜都圍了上來,鶴王爺趕緊讓小小沖過邊境。

    “不,我們一起過去!”小小不能讓鶴王爺陷入危險。

    “你先過去!”鶴王爺一把將小小扔到了燕國的境內,小小在地上滾動了兩圈才停了下來,鶴王爺這是著急了,西夏的士兵已經將他們圍住了,若是不把小小扔過去的話,小小一定會遭受危險的!

    “父王!”小小看向被西夏的士兵圍著的鶴王爺,他的人手都用來保護秀才和孩子了,現在剩下的只有他一個人了,他身上還有重傷,面對這么多西夏的士兵,他一定會沒命的!

    ……

    這時候,慕容小晴帶著燕國的人過來了,她看到邊境有問題救過來了,沒想到看到的卻是小小,小小看到慕容小晴,頓時看到了救星。

    “小晴,快,救我父王!”小小呼喊道!

    慕容小晴聽到小小的呼喊,頓時沖了過去,將被圍困在西夏士兵中的鶴王爺給救了出來,然后,帶著小小他們回到了燕國。

    ……

    當雙腳站在了燕國的土地上,小小才感覺到安全了,西夏被那個紅衣男子控制了,所以待在那里每天都提心吊膽的。這時候,紫極已經在給秀才診治了。

    秀才能夠活著確實是個奇跡,紫極診斷說,幸虧秀才的心臟異于常人,若不是秀才的心臟長得比較偏,尖刀只是刺中了心臟的邊緣,秀才早就一命嗚呼了!

    不過逼近靠近心臟,尖刀又刺得這么深,紫極盡管是神醫,還是救得膽戰心驚,就怕秀才一個撐不住了,自己就要成為罪人了!

    拔刀的時候,小小被紫極請了出去,他是覺得小小會害怕,到時候她若是尖叫什么的,恐怕會影響他的診治。不過小小知道,他也是怕自己擔心,于是聽話的站在了門外。

    秀才拔完刀的時候已經是三更天了,剛生完孩子,再加上逃亡,還有這么長時間的擔心,小小的身體已經有有些撐不住了,不過她還是堅持守候在秀才的身邊,她要等秀才醒過來,只有秀才醒了,她才能安心啊!

    “小小,你不能在待在這里了,你必須要好好休息,才剛生完孩子,你不能就這樣弄垮了身體!”紫極看到臉色蒼白的小小雷打不動的坐在秀才的床邊,苦口婆心的勸說道。

    “你不是說,秀才雖然拔了刀,但還是會有危險的么,我想等到秀才沒有危險了再去休息!”小小眼睛一動不動的看著秀才,還隨時拿手試試秀才的體溫,看溫度沒有升高才微微有些安心,對于紫極的勸說,她連頭都不轉的回答道!

    哎,真是沒救了,紫極不知道該怎么讓小小回去,這秀才前世是做了多大的善事啊,才有這樣的福報,有這樣的女子擔心著,恐怕就是死了也是甘心的吧!紫極的神色有些羨慕,慕容小晴看到紫極的神色,頓時有些黯然,他,還是喜歡小小的吧!

    “嗯……”小小感覺自己好像被打了一記,然后就陷入了昏迷。

    “還是好好休息吧!”紫極打橫抱起小小,讓小小先去休息,慕容小晴此時的心里五味雜陳,她以為紫極已經接受了自己,對小小的喜歡在慢慢的消失,只是沒有想到,紫極還是那樣在乎小小!看到紫極溫柔地抱著小小,慕容小晴感覺到自己的胸口有些疼痛!

    紫極并沒有注意到慕容小晴的不同,此時的他,更擔心小小的身體!

    鶴王爺也早就休息去了,他本就身受重傷,再加上和西夏兵對抗用盡了功力,所以現在很虛弱,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復原!

    ……

    “秀才,秀才呢,秀才怎么樣了?”小小這一覺睡了好幾個時辰,此時天已經黑了,她是從夢中驚醒的,因為夢到秀才滿身的鮮血,她此刻更是擔心秀才!

    “小小,你怎么了?”慕容小晴從外面走了進來,關切的問到。

    “小晴,秀才怎么樣了,不行,我要去看看!”不等慕容小晴回答,小小就穿了鞋子準備去看秀才。

    “哎呀,你別著急,秀才他并沒有發燒,應該會沒事的!”慕容小晴阻止到,然后拿了一件衣服給小小穿上:“你呀,自己也是需要休養的人,可不能馬虎了,聽說女人若是坐月子沒做好,可是要落下一身的毛病的,倒時候苦的可是你自己!”慕容小晴一邊替小小穿衣服一邊說到,這慕容小晴現在好像成熟了不少,也增加了不少女人味!

    “謝謝你,只是秀才的性命更為重要,比起秀才的安危,我根本不在意自己的身體!”小小說到,她是真的理解了那種為了對方肝腸寸斷的感覺了,以前在電視里看到的時候以為只是演員們夸張了而已,自己經歷了之后,才知道原來是真的!

    “好了,我也知道勸說不了你,可以去看秀才了,不過秀才還沒有醒,你不要太擔心了,紫極說已經沒事了,現在他可能只是太累了需要休息,等身體恢復些了就會醒過來的!”慕容小晴繼續說到。

    小小能夠去看秀才,早就不管不顧的,慕容小晴的話她只聽到了秀才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心里放下了一些,不過還是阻擋不了她快速移動的腳步!

    ……

    看到躺在床上的秀才,臉色蒼白的有些透明,秀才本就長得白,因為當過兵有些曬黑了,但還是比一般的男人長得白,小小曾經還因為他長得比自己還白埋怨過,說一個大男人哪用得著這么白,只不過現在秀才蒼白的臉頰卻讓小小心痛不已,他是流了多少血才變成這樣的啊,輕輕地撫摸秀才的臉頰,小小發現秀才瘦了好多,自己懷孕以來,他日日擔心,每天都精心的照顧,體貼到無微不至,自己只是享受著他的服務,沒料想他為此的辛勞,而現在他為了保護自己和孩子,更是拼了性命!

    “秀才,快點醒過來吧,我們的孩子已經出生了,他很健康,很乖,你快看看他好么,對了,他還沒有名字呢,你是秀才,名字還是得你取,你取得名字一定好聽!”小小在秀才的耳邊說著話!

    秀才聽到小小說起孩子的事情,眼皮動了一下,小小看到了秀才有所反應,更加努力的說著孩子的事情!

    “秀才,這孩子生出來的時候正好破曉,你知道么,隨著他的出生,天上的第一道光芒就照了下來,那么光明的感覺,讓人看到無盡的希望,我想,大概就是這樣的希望,才能夠保佑我們還能在一起的吧!”小小一邊說著一邊想起孩子出生時的場景,當孩子出來的時候,她真的感覺到溫暖的感覺,或許,這是老天給自己的提示吧,秀才能夠活下來,確實是個奇跡!

    這時候,奶娘將孩子抱了過來,小小接過孩子,將孩子抱到秀才的身邊。

    “看,這就是你的爹爹,你爹爹是個了不起的將軍,更是我們母子的保護神,只不過他現在在休息,你快叫一聲爹爹,沒準你爹爹就會醒過來了!”小小對著孩子說到。

    小小的孩子好像知道躺在床上的男子就是他的爹爹似的,一雙眼睛烏溜溜地看著秀才,然后小手還想往秀才那里抓,小小想把他抱到一邊,只是他好像不樂意了。

    “哇!”孩子嘹亮的哭聲想起!

    小小急忙逗弄孩子,沒發現秀才的手指動了一下,接著,眼皮好像也動了!

    “別哭!”

    小小好像聽到了聲音,好像是秀才在說話!

    轉身,看見秀才艱難地睜開了眼睛,小小抱著孩子愣在原地,秀才,秀才終于醒了!

    眼淚又模糊了雙眼,只是這次是喜悅的眼淚!

    “你也別哭,剛生完孩子,對身體不好!”秀才這次說的流利了一些,只是聲音嘶啞,應該是太久沒有喝水的緣故,小小連忙給他倒了水,然后抱著孩子來到秀才的床邊!

    襁褓中的孩子好像知道自己的爹爹已經醒了一般,小手撲打著想往秀才身邊靠,直到小小將他放在秀才的身邊,他才停止了撲打!

    “不是說男孩和娘比較親嗎,怎么這孩子竟喜歡父親多一些!”小小看著孩子的舉動,有些無奈的說到。

    “呵呵,是個男孩么?”秀才看著孩子胖乎乎的小臉蛋,頓時感覺到心都軟了!

    “是啊,是個男孩!”小小看著父子倆躺在一起,那樣子要多溫馨有多溫馨。

    “小小,辛苦你了!”秀才重新看向了小小,只見原本在懷孕期間長了些肉的臉蛋又消瘦了下去,有些心疼的說到。

    “沒有,只要我們都好好的,就好!”小小此刻看著已經醒來的秀才,還有可愛的孩子,感覺到非常滿足,人活著,就是最好的事情,只要一家人都在,沒有什么應付不了的!

    “對了,孩子還沒有起名字呢,不如你想一個!”小小忽然間想到孩子的名字還沒有起好。

    “他是在破曉時分出生的,其實我本來以為自己已經死了,也正是在那個時候,感覺到了天地間的第一縷陽光,接著,我就想來找你們,不如,就叫破曉如何,破曉的陽光,充滿著希望,充滿著奇跡!”秀才說到。

    “好,就叫破曉,安破曉!”小小重復道!

    ……

    秀才的康復需要一些時間,而小小也需要坐月子,因為小小生孩子損耗了不少元氣,再加上擔心秀才,其實身體很虛弱,還有重傷的鶴王爺,紫極這段時間專門照顧了這一家子的病號。

    安王爺和婆婆接到消息在秀才醒來的當天就過來了,有了他們的照顧,倒是讓紫極少操了點心,至少,孩子不用他抱了,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從紫極抱過他一次之后就非要紫極抱著,除非紫極真的是有事情,否則,一放回奶娘的懷里就哭鬧不止,害得紫極這幾天又是當大夫又是當奶爸的。

    紫極覺得,等秀才好了之后,一定要找他算個總賬,他可是神醫啊,別人請他治一個病人都是要傾家蕩產的,他一下子救了三個人,怎么說都得有點好處吧,況且人家還給他帶了孩子呢!

    這段時間,秀才在休養,紅衣男子也在休養,比起秀才,他傷的也不輕,秀才的心臟是因為長偏了并沒有真的被刺中,而他雖然沒有被刺穿身體,卻是真的刺中了心臟,只是因為刺地比較淺,而且他馬上就被搶救了,所以命是保住了,只是需要更長的時間休養。

    此刻,他躺在病床上,莫瑤端著藥碗走了過去。

    “來,將藥給喝了吧!”莫瑤輕輕地坐在床邊,將勺子里的藥輕輕地吹了吹,然后喂給紅衣男子。

    “我自己來吧!”紅衣男子看了一眼莫瑤,眼中閃過一絲游離,他并沒有告訴莫瑤小小他們跑掉的消息,當然也沒有說殺死秀才的事情,他當時是確認了秀才已經死了,所以雖然有些痛恨,但是一個死人,他也沒有什么好糾結的!只是這件事情不能告訴莫瑤,若是莫瑤知道了,一定不會像現在這樣溫柔悉心的對待自己。

    紅衣男子這一生中其實并不知道自己想要些什么,即使當年愛上了莫瑤,但是因為一己私欲,還是能夠犧牲她,只是后來他還是有些后悔的,所以現在還想要留莫瑤在身邊,他一直以為,只要成為整個天下的主宰,他就會開心了,只是,為什么他現在就開始寂寞了,所以他才想要極力的留下莫瑤,有一個人作伴,感覺果然會好上很多。

    看著莫瑤堅持照顧自己,紅衣男子的內心好像被注入了一道暖流,只是,若是莫瑤知道了當年那件事情是他做的,秀才也是他殺了,會不會對自己恨之入骨!

    紅衣男子默默地喝著湯藥,不行,不能讓莫瑤知道,只要她什么都不知道,她還以為自己是最初時愛她的那個男子!

    “怎么了?”莫瑤看著紅衣男子已經將整碗藥都喝完了,還拿著碗不放,奇怪的問到。

    “哦,沒事的,莫瑤,無論我做了什么,你還會依然留在我身邊的是么?”紅衣男子放下了手中的藥碗,握著莫瑤的手說道,那神色間,不經意的帶著幾分祈求!

    “你怎么了,我當然會留在你身邊了,只是小小她不知道生了沒有,這幾天因為陪著你,都沒有去看過她,她是初次生子,很多事情都不知道,不行,我得去看看!”莫瑤說著想往外走。

    “她怎么會有事,肯定還沒有生,若是生了,她早就派人過來了,我看,你還是先歇息,這幾天累著你了,等小小派人來請了,你再過去不遲!”

    紅衣男子深怕被莫瑤知道小小被自己追殺的事情,借口說到,不過此刻他腦子里百轉千回,不行,小小生產沒幾日了,若是莫瑤堅持要去,發現了小小已經不見了,一定會知道的,要想個辦法!

    紅衣男子并沒有注意,莫瑤假裝順從的低下頭,其實眼神里閃過一絲不同尋常的怒氣,他以為自己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么,他追殺小小他們,秀才因此身亡,而小小不知道怎么樣了!自己雖然擔心,可是必須留在這里,面對這個殺人兇手,莫瑤其實恨意很深,只是為了掩飾,并沒有多說話!

    ……

    小小的月子坐了一個月,西夏與燕國的的戰爭也休戰了一個月,這一個月中,秀才的身體有神醫的照顧,自然好得飛快,鶴王爺自然也是,不過,紅衣男子就沒有那么幸運了,他雖然用了宮中最好的太醫,不過太醫的水平哪里比得上紫極,于是,直到現在,他的傷還沒有痊愈!

    趁著西夏的主帥還沒有康復,秀才與鶴王爺,還有戰國將軍商定,來一招乘虛而入。

    西夏能夠屢次打敗燕國,最重要的原因不是西夏的兵有多厲害,而是紅衣男子的用兵之策實在是很厲害,他一個又一個的陣法,將燕國的士兵圍于其中,讓他們不能出來,然后進行絞殺,所以,西夏老是打勝仗!

    這一次,紅衣男子還在西夏的國都養傷,國都離邊境還是有一段時間的距離的,若是出其不意的攻打進去,紅衣男子一定來不及反應。

    幾個男人在帳營里討論軍事,小小也在自己的房間里逗弄著孩子,她知道秀才他們是想要主動出擊了。

    只是因為秀才大傷剛愈,再加上曾經在戰場上的消失,小小還是有些不想讓秀才上戰場的,只是男人想要保家衛國是大事,自己不能因為自己的不愿意而阻止他,狂且,若是紅衣男子真的統一了天下,照他嗜殺的性格,這個天下就要血流成河了,所以,雖然心里不愿意秀才上戰場,但小小還是支持秀才的!

    秀才直到很晚才回到了房間,看著還在等候自己的小小,秀才有些抱歉!

    “我知道你要說什么,但是你先聽我說,確實,我有些害怕你上戰場,因為我怕你會受傷,甚至喪命,但是我也知道若是這一仗不打,燕國可能就會不復存在,甚至整個天下都很危險,所以,我同意你上戰場,只是,你一定要好好保護自己好么,因為,我和曉兒在等你回來!”小小對著秀才說到。

    “小小,對不起!老是讓你擔心!”秀才看到小小帶著擔憂的眼神,歉疚的說到,自從小小跟了他,每一次都在離別中讓她擔憂!

    “沒事的,不過,你要答應我,只要天下太平了,我們就回到青柯村過那種安定的生活好么?”小小捂住了秀才的嘴,不讓他繼續說著歉疚的話!

    “嗯,好,只要天下太平了,我們就回到青柯村,我天天陪著你,你想去哪里我都陪著你!”秀才應允。

    ……

    燕國的大軍第一次威風凜凜的出現在西夏大軍的面前,這段時間,燕國的兵時刻不停的加緊訓練,現在,每一個兵的素質都有了很大的提升,再加上在出戰之前保家衛國的激勵,他們更是熱血沸騰。

    而西夏的兵,因為沒有了主帥,下面的將士又沒有什么能力,整天想著自己的英勇無敵,天天酒肉不斷,這段時間訓練放松了很多,肚子倒是圓了一圈,所以,面對著煥然一新的燕國大軍,他們竟然有些害怕。

    當沖鋒號一響,燕國的大軍拼命的往前沖,而西夏的士兵卻退縮了起來,但隨即想到他們之前那么輕易的打敗了燕*隊,這次定然也是可以的,于是也沖了過來,只不過,就是因為這一個月的不同,兩國的軍隊實力相差了很多,西夏的軍隊此刻居然不堪一擊,越來越多的西夏兵倒下了,看著自己人一個接一個的倒下,西夏的兵害怕了,等他們的主將一吹撤退的號令,馬上就當起了縮頭烏龜!

    就這樣,這么長時間以來,燕國首次打了勝仗,首次收回了兩座城池,軍隊的士氣大大提升。

    不過,秀才他們也知道,他們只是趁著紅衣男子不在才能這么輕松就奪回兩座城池,相信這一次戰役馬上會傳到他的耳中,不久之后,他們就要有一場硬仗要打了。

    ……

    果然,紅衣男子聽到西夏大敗的消息之后勃然大怒,此時他的身體還沒有回復完全,因為大怒,帶動了整個身體,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你沒事吧?”莫瑤連忙順了順他的氣。

    “我沒事的,我們有些軍事要談,你先出去吧!”紅衣男子停止了咳嗽,不過他顯然不想讓莫瑤知道更多,將莫瑤支開了。

    莫瑤當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不過,她剛才隱約聽到秀才還活著,他就是這次帶領燕*隊的主將,聽到這個消息,她的內心高興地很,還好秀才沒死,這樣小小就不會傷心了,自己得加快腳步了,早點將這里的事情處理完了,就可以去見他們了,不用再對著這個可惡的男人假裝溫順了!

    其實紅衣男子不知道的是,他每天喝進去的療傷藥被莫瑤參了一些東西,雖然他很小心,但是莫瑤用的是一種無色無味的藥粉,這是她向紫極要來的,紫極當時問過她要做什么,只是她并沒有說,這下,終于派上了用場,喝了這種藥,身體會慢慢變得虛弱,紅衣男子一直以為是受了傷的緣故,身體才會變得這么差!

    ……

    因為打了勝仗,燕國的軍營里面人人喜笑顏開,這么久的陰郁之氣頓時消散,大家覺得原本神勇的西夏兵也不過如此,因為有了信心,士氣更加的鼓舞。

    看著高興的將士,戰國將軍也是帶了幾分神采,只不過,他也擔心紅衣男子報復性的攻擊,在高興的同時,他還帶著警惕。

    “若是我的兵符還在,就不會被他給操縱了!”鶴王爺后悔的說到,當時,他以為紅衣男子是可以信賴的屬下,于是,就把自己的兵符交給了他保管,沒想到倒是被他牽制了!

    “兵符,是西夏大軍的兵符么?”秀才問到。

    “是啊,西夏和燕國不同,整個西夏的兵力都集中在我一人的身上,本來,就算得到了兵符也要見到我這個人,將士們才會聽令,只是那人長得與我一樣,所以,西夏的大軍都被他給操控了!”鶴王爺說到。

    “原來是這樣,西夏的軍隊比我們燕國要多很多,若是他發動整個西夏的兵力來攻打我們的話,恐怕我們是抵抗不住的!”戰國將軍沉吟道。

    幾人陷入了沉思,只不過,在他們還沒有想到辦法對付的時候紅衣男子已經來到了西夏的邊境,看到自己的軍隊被打的潰敗不堪,紅衣男子大怒,一連殺了好幾個將士才微微熄了怒。

    西夏的士兵本就因為戰敗而有些沮喪,看到紅衣男紙不管不顧的殺人更是感到恐懼。

    紅衣男子到了邊境之后并沒與馬上發動攻擊,而是先整頓了兵力,然后,在第二天晚上發動了攻擊。

    看到秀才果然還生龍活虎的騎在戰馬之上,紅衣男子氣的握緊了拳頭,他是得到了什么高人的救治,這么重的傷都能好了!

    雖然燕國的兵提升了不少,但是對于人數眾多的西夏兵,還是有些寡不敵眾!

    眼看著燕國的士兵一個接一個的倒下,秀才有些心疼,只是,這是場硬仗,不得不打,若是這次打敗了,那么燕國或許真的不復存在了!

    正當兩國的士兵打的火熱的時候,紅衣男子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暈了過去!

    西夏的主帥竟然在戰場了暈了過去,西夏大軍因為沒有人指示,變得散亂不堪,下面的將士頓時鳴金收兵。

    “看來,是莫伯母!”紫極說到。

    “岳母,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秀才有些不明白的說到,這紅衣男子的傷并沒有自己重,雖然紫極是神醫,自己好的快些也是正常的,但是紅衣男子也不至于虛弱成那樣吧!

    “當時,莫伯母向我要過一種藥粉,這種藥粉無色無味,放在水里連一般的大夫都檢出不出來,只是喝了這種藥物之后,身體慢慢的會感覺到越來越虛弱!”紫極神秘的說到。

    “你的意思是,岳母給紅衣男子下了這種藥,才導致紅衣男子會在戰場上暈倒!”秀才驚訝的問到。

    “看他的樣子,應該服用這種藥長達半個月了!”紫極推斷到。

    “瑤兒,她一定是想要將兵符給偷回來,那人的武功很強,若不是他極度虛弱的時候,他是不會放松警惕的,想要從他身上拿到兵符,確實需要花很大的力氣,怪不得瑤兒要留在他的身邊,原來,她早就計劃好要將兵符偷回來了!”鶴王爺此刻激動地說道,他原以為,莫瑤是真的喜歡那個人,對自己已經熟視無睹了,沒想到原來她是有目的的!

    “原來是這樣的,怪不得岳母當時有些反常,原來是為了博取紅衣男子的信任!”秀才此刻才體會到了莫瑤的用意。

    不知道莫瑤能不能將兵符拿回來,若是此刻能將兵符拿回來的話,那么西夏的軍隊就會聽令于真正的鶴王爺的,這樣一來,只要鶴王爺將西夏的軍隊撤退了,兩國就能重新恢復和平!

    鶴王爺本就沒有野心吞并燕國,以前做的種種只是為了莫瑤,現在莫瑤和小小都在,他也不想再做些什么!

    ……

    此時的紅衣男子好像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些問題,照理說,他只是受了重傷,雖然之前會很虛弱,但是現在,傷口恢復的越來越好了,怎么身體反而越來越虛弱了呢,想起莫瑤天天端過來的藥,紅衣男子起了疑心。

    莫瑤,千萬不要是你,若你真的這樣做了,這個世上還有什么溫暖呢,這個世界對我已經夠殘忍了,我不希望連你也要置我于死地!

    紅衣男子將今天莫瑤端來的藥偷偷地讓御醫檢查,只是御醫并沒有發現什么,只是說藥就是他配的傷藥,然后有診了紅衣男子的身體,說也沒有什么,大概是重傷之后身體虛弱,才會這樣的!

    還好,御醫沒有診斷出來,紫極果然是神醫!莫瑤就在外面偷聽,當聽到御醫的結論的時候才大大的松了口氣,已經知道他把兵符藏在哪里了,趁著今天他睡著的時候,一定要把兵符偷出來,若是時間久了,他一定會發現自己的目的的,莫瑤想到。

    天色慢慢的變黑了,莫瑤端了一碗蓮子羹過來,說是給紅衣男子準備的夜宵,只是守在外面的人說紅衣男子已經睡著了,讓莫瑤不必忙活了!

    莫瑤將蓮子羹端了回去,看來,紅衣男子已經睡著了,他讓人守著,無非是最近身體越發的虛弱,怕有人來行刺。

    莫瑤換上了夜行衣,運用隱身術來到了紅衣男子的房間,深怕紅衣男子只是假裝,莫瑤將窗戶紙捅破,看到紅衣男子果然熟睡著,才潛入了房間,然后,將放在紅衣男子胸口的兵符拿了下來。

    這時候,紅衣男子好像感覺到了什么,不過,莫瑤將剩下的藥粉全部灑在了紅衣男子的身上,紅衣男子沒有了動靜!手機用戶請瀏覽m.yxgxz.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小说 今日股票推荐股 5分快3倍投法计划是真的没有 老快3遗漏 1分赛车的计算公式 球探网足球即时比分 一波中特期期公开验证 北京快乐8是正规的吗 山东十一选五当前遗 上证银行指数 不不博客赚钱app下载 湖南闲来麻将app 1分快3全天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