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軒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農家釀酒女 > 第048章 堵上門來
    一秒記住【云軒閣 www.ogekek.com.cn】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www.ogekek.com.cn,最快更新重生之農家釀酒女最新章節!

    “簡又又,你給我出來。”

    陸彩云回頭,見到的就是簡潔跟另外兩名少女站在她家門口,簡潔雙手叉腰,而另兩人趾高氣揚。

    聽到聲音,簡又又也從廚房里走了出來,身上圍著圍裙,臉上依舊是那令人看得頭皮發麻的紅色疹子,淡淡的看了眼門口的三人:“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另外兩人,分別是簡家排行老四,四叔簡富仁家的兩個女兒,簡柔跟簡珊。

    簡富貴一共兄弟姐妹五人,老大簡富才因為腦子靈活,在縣衙里花錢買了個師爺的小官,早些年全家就搬去了縣城里住,如今是簡家最有本事的人,老三簡富貴跟老四簡富仁都住在這云嶺村,還有兩個女兒嫁了出去,最小的女兒如今是個寡婦。

    簡潔目光一狠,恨恨的盯著簡又又:“趕緊還錢。”

    簡又又像是看白癡一樣的目光看著簡潔:“說好了三天之內給你們五十兩,還沒到最后期限你有什么臉上門問我要錢?”就算她現在手里有五十兩,也不會今天給簡家。

    簡潔只當簡又又在逞強,居高臨下的看著她:“誰知道你能不能拿得出這么多銀子,我自然要天天上門找你要一遍,免得你不小心給溜了。”

    簡又又不想多理會簡潔,跟小孩子計較,簡直是拉低智商浪費時間,輕嗤了一聲,她轉身往屋里走去,身后簡潔見她轉身就走,抬腳就要進來,陸彩云兩臂一張橫在她的面前:“出去出去,你當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想進就進的么?”

    “陸彩云,你……”簡潔氣惱,卻不敢跟她硬來。

    陸彩云冷哼一聲,斜著眼白了她一眼:“你什么你,別真把自已當千金大小姐誰都要依著你,你娘真是想銀子想瘋了,賣不了又又,小心過幾年你娘把你也賣了。”

    “那個野種,賣了她也是活該。”

    “嘿,指不定哪天你娘說你也是撿來的呢。”

    “你胡說。”簡潔氣得小臉都皺在了一起,娘對她可比對簡又又好了不只幾倍,她不可能是娘撿來的。

    簡柔在三人中年紀最大,她會跟著簡潔來找簡又又,無非是嫉妒三伯家既將得到五十兩銀子,到時候簡潔肯定能有不少零花錢,跟她走的近些,也能得些好處。

    退一萬步講,簡又又拿不出銀子,這不還立了字據任他們處置么,賣了她也能得個不少銀子,總之這個時候討好簡潔總是沒錯的。

    “潔兒,跟她廢什么話,總之簡又又一天不還錢,咱就天天來陸家找她,到時候真拿不出銀子,也好直接將她綁了去賣。”

    簡柔尖酸刻薄的說道。

    簡珊比簡潔還要小一歲,聽了這話連連點頭:“對,拿不出錢就拿人抵債。”

    屋里的簡又又聽了一陣無語,簡家這都是些什么基因啊……

    簡潔的到來只是小打小鬧,簡又又并不放在心上,畢竟立了字據是三天之內,這三天她就是再多的不滿也不會鬧破了天去。

    天一黑,陸家兒子陸逍云回來了,白天就聽自家妹妹說關于簡又又的事情,還說簡又又今晚會做好吃的讓他回家吃飯,當看到廚房里忙碌的簡又又時,陸逍露出友好的一笑。

    “又又,辛苦你了。”

    簡又又道:“陸大哥言重了,陸家收留了我,我感激還來不及。”

    “既然來了,你就安心住下,等我忙完手頭上的活便回來替你將東邊的屋子收拾出來。”

    陸彩云回頭補了一句:“到時候,再給又又多打幾件家具。”

    “沒有問題。”

    因為在縣城買到了八角,茴香等調料,簡又又便做了道酸菜魚,咸菜是自家腌制的,她先將咸菜炒過一遍之后,再放進鍋里煮,魚片切的很薄,簡又又沒有煮太久,不然魚肉就老了,最后灑上花椒等調料,又酸又辣的味道瞬間刺激著眾人的嗅覺。

    陸逍云震驚簡又又的廚藝,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不說這味道香的直讓人流口水,就是這魚也不是一般的難做啊。

    “又……又又,這……這都是你做的?”

    當骨頭湯,酸菜魚端上桌,陸逍云明知這是簡又又做的,卻還是忍不住的問。

    簡又又莞爾一笑:“陸大哥嘗嘗看味道可好?”

    說著,遞了一雙筷子過去,陸逍云怔愣了許久,直到陸彩云連連驚嘆的聲音響起,這才回神夾了一片酸菜魚,那又酸又麻又辣的味道直叫人吃了欲罷不能。

    陸逍云一邊吃,一邊向簡又又豎著大拇指贊道:“好吃,太好吃了,長這么大從來沒吃過這么好吃的魚。”

    贊完,便跟陸彩云兩人開始風卷殘云的奪食,一邊叫著燙,一邊飛快的下手,當陸母端著餛飩上桌時,酸菜魚跟骨頭湯已經去了一半,她沒好氣的拍著兩人的手:“成什么樣子,又又忙了半天還沒吃上一口,倒讓你們兩全吃了。”

    “嘿嘿。”陸彩云啃著一塊骨頭,嘻嘻一笑:“又又才不會計較這么多呢。”

    “如果不是縣城遠,我真想天天回來吃飯。”陸逍云端著碗又激動又惋惜的道。

    簡又又看著陸逍云,道:“陸大哥什么時候想吃我做的菜就回來,我給陸大哥做。”

    “好。”

    一頓晚飯,四人吃的連打飽隔,一個個摸著肚子撐的連動都懶得動了。

    陸彩云不由得感嘆一聲:“我忽然發現我前十六年吃的都不是人吃的。”

    陸母笑罵道:“我十六年的糧食都喂豬了。”

    碗是洗不動了,眾人一致決定放著,明天早上起來洗,陸彩云跟簡又又兩人摸著吃撐了的肚子相互攙扶著回了屋子。

    陸逍云在家住一晚,明天一早再回縣城。

    大燕,皇宮

    御書房,自古皇帝批閱奏折面見大臣之地,書房里擺的是全套的紅木用具,豪華典雅,博古架上專設文房四寶,名硯、名筆、老墨、宣紙,應有盡有,皇帝坐在案前,穿一件明黃色龍袍,腰間束著全鑲三色碧玉帶,頭戴一頂萬絲珠冠,正低頭細細地看著什么。

    “屬下有事,求見皇上。”

    御書房外,響起一道男子恭敬的嗓音。

    “進來。”皇帝赫連淵沉著含著威儀的說道。

    御書房的大門打開,走進一名白衣少年,面容俊雅,對著赫連淵跪地行禮:“屬下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手機用戶請瀏覽m.yxgxz.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小说 大赢家比分赔率 一万块钱炒股可以赚钱吗 网上卖什么软件赚钱 秒速快3是假的吗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 足球竞彩比分直播即时比分 街机千炮捕鱼网络版 分分彩开奖走势图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图 百度 四川快乐12投注技巧 75秒极速赛车开奖 贵州十一选五